狂歡派對(10)


「……剛才那個人……」達西沉默了一會兒,像不知如何開口,皺著眉頭凝視她,「妳剛到這裡可能不清楚,妳還是別太靠近他,去問問妳阿姨,她應該也會這樣告訴妳。」

達西就算覺得對方居心不良,也不會對剛認識的女性評價對方。這有違一個紳士的作風。可是剛才威樂比透露出那麼明顯的企圖心,眼前這位初來乍到,說不定就被他的外表欺騙,變成第二個喬治安娜,為不值得的人傷透了心。

一思及此,達西又覺得自己應該多幫她點。

堤雅現在全心感受著達西先生手心的熱度,完全沒有意識到人家正好心好意在提醒她,依然用粉絲握手的星星眼看向達西。在工作中享受福利,這樣的班可以多加幾個小時沒關係。

兩個人的關注點差了十萬八千里,達西也不清楚她到底聽進去了沒。一曲舞畢,兩人在眾人的注視下行禮如儀地退場,堤雅回到方才的沙發處,想繼續和伊莉莎白她們聊天,卻發現兩人都不在了。

她怕其他人找來,向侍者要了杯酒就走向屋外的迴廊透透氣。清亮的月色照映在花園中,將成排的玫瑰花鍍上一層銀輝,花香在鼻端忽隱忽現,夜深露重,也洗去一屋子人聲嘈雜、氣味交錯的混濁。

她坐在迴廊暗處享受這難得的寧靜,卻聽見身後不遠處傳來衣物磨擦的窸窣聲,還有什麼撞在窗玻璃上的聲音。

「哈……啊……」嬌軟而斷續的呻吟聲,透露出女子正沉浸在欲望的誘惑中,不可自拔。又是一陣衣物的碰撞聲,女子一陣嚶嚀後,掙扎著說:「不、不要脫……」

緊接著是細碎而溼黏的水聲,另一方用鼻子低哼了聲:「那妳乖,趴好。」玻璃窗又被用力碰了下,然後是皮肉相磨的聲響伴隨女方的低嗚聲。快節奏的拍擊聲很快就在堤雅背後響起來,她身在暗處,與這對男女隔著一步遠的走廊和落地玻璃窗,卻走動不得,只能被迫在這裡聽實況。

兩人糾纏不休,女方被弄得嬌喘連連,男子故意折磨她,控制著身下的動作,逼得她又是撒嬌說喜歡,又是羞窘告白想要。

堤雅覺得女方聲音很陌生,但男方她倒滿耳熟,她悄悄轉過身一看,果然是馬克‧貝理勳爵。他將一個陌生的女孩懸空按抱在身上,女孩雙腿緊緊夾著他腰,正在不滿地扭動著。

馬克哄著她說些下流字眼,旋即報以更多愉悅,兩人沉浸在原始欲望中,在月光照射下起伏不停。
在暗處看完這一齣的堤雅,被偷窺的緊張與臨場激情的曖昧聲響弄得紅了臉,整個人臊熱難當。她身下有點溼熱,腳也有點軟。方才走不了是因為她穿著高跟鞋,一走動就會出聲驚擾那對鴛鴦,現在走不了,是她被這活春宮刺激得走不動。

她人還在這裡透氣歇腳,人家馬克已經瘋過第一場了,噢,也許不是第一場,搞不好上午她在和夫人小姐閒聊時,他已經勾搭過女僕還是鄰家妹妹了。

方才還覺得威樂比油嘴滑舌動手動腳是個老司機,現在一比,他簡直清純可愛,很有風流浪子的情操。

好不容易,她臊紅稍褪,窗裡也沒了聲音,她正想假裝從容地離開案發現場,走廊那頭便有個熟悉的身影向她走過來。說曹操曹操就到,正是威樂比。

他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彷彿之前達西硬從他手中拉走她的事從未發生。浪子大概就是要這樣,只記瀟灑,忘懷醜拒,才能一直勇敢搭訕:「我找妳好久,我親愛的小仙女,妳怎麼一個人在這邊。」

噢,因為我剛才在這裡學習了一下火辣辣的雙人瑜珈。

「我出來透透氣,看看尼日斐的花園,真的很美。」堤雅保持自己甜美出塵的仙女形象。「我正想回去呢,有點累了。」她心累。

聽見她說累,威樂比打蛇隨棍上,伸出一手扶她,另一手卻要攬她入懷,讓她整個人都倚靠在他身上,吃足豆腐。發現他這意圖,堤雅連忙改變身體重心,從他手臂下掙了出來,走到離他一步遠的地方,默默盯著他看。

離兩人不遠的落地窗突然開了,服裝鬆散不整齊的馬克走了出來,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堤雅向他行了屈膝禮,臉又忍不住泛紅。但馬克卻像沒事人一樣,好整以睱地打量他們兩人,對著威樂比問道:「請問貴姓大名?」

「您好,我是約翰‧威樂比。」顯然威樂比知曉馬克的勳爵身份,雖然討厭他打斷他和堤雅聊天,卻不敢置氣。

馬克拍了拍他肩,對著堤雅伸出胳膊,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堤雅不懂這個事實上是摧花使者的傢伙想幹嘛,不過還是扶上他手,兩人不再理會威樂比,走回舞廳。

「妳不喜歡那個威樂比啊?我看他挺帥的,也很熱情啊。」

「是挺帥挺熱情,但就是,比較不是我的型吧……」她自己也還沒搞清楚到底想不想和他來一段,只是很不習慣威樂比才認識一下子就風花雪月海枯石爛的速度。

「那就這麼說定啦!」馬克笑著朝她眨了眨左眼。

「啊?說定什麼?」她很茫然不解。

「妳不喜歡,那我就接收啦!說定了。」馬克像是銀貨兩訖一樣拍拍她手背,笑納了這個獵物。

「你不是……你不是……喜歡女生嗎?」這個走向讓堤雅完全錯愕了。

「噢,我不只喜歡女生。我性取向應該是……人類吧!嗯,不對,像人的應該都算,好看的就好。」馬克做完定義後自己覺得很幽默地笑了起來。

堤雅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這傢伙才吃完一頓已經在想下一頓,而且還什麼都吃,令人髮指!

此刻她完全理解被琪拉截胡的客人的心情,有點憋屈,但又覺得挺荒謬的,而且好像不知道要用什麼藉口阻止,讓她表情扭曲了一瞬,乾巴巴地說:「好吧,你開心就好。」

「妳可想好了,他可能是妳能最快得手的目標哦!」馬克老馬識途,也很友善地提醒這個看起來就是第一次遊園的菜鳥小姐。「他好歹也是知名配角,和他來一段,一定比和隨便的管事、僕役愉快得多。妳確定讓給我嗎?」

如果說堤雅剛才還對威樂比有點綺念,現在在摧花老手的解釋下,瞬間消解得一乾二淨,馬克‧貝理真是讓人出戲的好手。堤雅像驅趕蚊蟲一樣拍打他:「去去去去,給你給你。」便走向其他房間,不再理會馬克。





正當堤雅為尼日斐舞會上的發展心潮起伏之時,她的寓所裡一片黑暗寂靜,只有打掃機器人正在地上走來走去。

米克坐在沙發上,卻沒有如一般情境下進入休眠模式,他的思緒紛亂,在網上東撈一點西撈一點資料,資訊流一波波湧來,構築出他不想面對的樂園資料。

堤雅出差去了哪裡,她沒有隱瞞他的意思,清清楚楚地註記在她行事曆上。他早在知道出差訊息那天就曉得,可是樂園是什麼他直到現在才了解。

她為什麼要去呢?是他不好嗎?哪裡做得不對嗎?

米克對他現在的感覺很陌生,好像胸口的哪部分機組過載,熱痛熱痛的,原本清晰的運算變得遲鈍,他也查不到相關的資料好修復自己異常的反應。

我是感染病毒了嗎?

智慧晶片汲取了他深藏的願望,向堤雅的光腦發出連繫,一次又一次,卻沒有得到任何回音。


======
本章有私家車!請見在水底寫字。
狂歡派對(10) 狂歡派對(10) Reviewed by 隻眼 on 10月 31,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