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8)


亞莉珊卓派給她一架四馬拉的豪華馬車,除了穿著筆挺制服的馬夫,後車架上還站了兩名侍從。車內以粉藍色裝飾,鋪了舒適的厚座墊和靠背,走在路上也不覺太顛簸——大概有偷偷做了點磁浮吧。


肯特公爵並不是任何名著的人物,在樂園裡為了方便安插客人入住,除了名著美人外,還有不少由園方添加的角色,來玩的客人都依身份不同,成為這些家庭的嬌客。肯特公爵住在安特洛普莊園,這座擁有巨大希臘石柱門面的豪華宅邸位於離入園口15分鐘車程的地方,據亞莉珊卓說,算是很近的一個投宿點了。

馬車穿越了長長的草坡,在門前噴水池處停下,管家已帶領兩名僕婦等在車旁,立刻行禮將她扶下來。在起居室等她的是她的姨媽——肯特公爵夫人艾蜜莉。

「親愛的堤雅,妳總算來了。」艾蜜莉極親切地站起身將她扶迎進來,「我還以為妳兩天前就會到,不過今天到得也剛好,晚上就和我一起去參加尼日斐莊園的舞會吧。」

「……」堤雅一時無言以對,肯特公爵夫人的親切感和情節推動速度真不是蓋的!

見她不回話,艾蜜莉安撫般拍了拍她的手背,「妳別擔心,我們這裡的鄉鄰都很親切,新租下尼日斐莊園那個年輕人我也見過,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家資也頗可觀,年收入五千英鎊。妳可以考慮考慮。」語畢還向她飛了一個妳知我知的俏皮眨眼。

「……好的阿姨。」反正她現在就是個待「嫁」而沽的角色設定,艾蜜莉如此熱心完全合理。

「不過妳也不用心急,」艾蜜莉把她按坐到椅子上,自己也坐在對面,還拿出了把象牙扇扇了扇。「他朋友也不錯……附近的年輕才俊今晚應該都會到,到時妳就多看看,和他們跳跳舞,聊個天了解一下。我們也不用怕不如人,妳哥都要給你五萬鎊的嫁妝了,一定要仔仔細細選好人品。」

伊利亞和亞莉珊卓分派給她的這個角色堪稱天之驕女,家境富裕正值青春,未婚,受過良好教育,長住國外,剛從義大利歸國,阿姨是肯特公爵夫人,而家裡預定要給她的嫁妝是五萬鎊。是本地婚姻市場上一塊不可多得的好肉,不僅與各色貴公子門當戶對,富有程度更吸引別有用心的風流浪子,坐在家裡都會有人上門求見,是挑戰難度最低的入門級選角。

據說有的客人來得多次了,覺得選用這種角色毫無戀愛挑戰性可言,還會要求要當貴族私生子、家境清寒的大學生或者身無嫁妝的窮家教之類的設定。

「阿姨,那個……」堤雅有點不好意思開口。

「唉,怎麼啦?是帶的衣服不夠?還是首飾不夠?帽子我這邊有不少都可以借妳,妳別擔心啦!緞帶和蕾絲我也有很多……」艾蜜莉轉頭叫來侍女:「蘿西,妳把家裡那些漂亮的緞帶蕾絲都拿來給小姐挑!」

「阿姨不是……」她根本來不及阻止,侍女就以看似從容實則很快的移速走出起居室。「阿姨我是肚子餓了。」

十分鐘後,堤雅就被安排坐上一張足有八公尺長的餐桌,面前是她鮮少吃到的小羊排、馬鈴薯沙拉和豆泥。艾蜜莉讓人帶她來後就去做她自己的事了,堤雅鬆了一口氣,在侍女貼心的服務下,舒舒服服地吃熱飯。肉排經過香料浸漬,去除了膻味,肉質鮮嫩,配合滿溢奶油香的沙拉與爽口的豆泥,吃得她滿心感動。覺得過去每天吃營養劑和湯實在太苦了,回去一定要問問米克可不可以改準備別的食物。

當堤雅慢條斯理地享受餐後的蘋果派時,管家匆匆進來行禮後說道:「小姐,愛瑪‧伍德豪斯小姐偕哈莉葉小姐來訪,夫人請您過去起居室一趟。」

堤雅再次感嘆她的角色真是簡易級,連鼎鼎大名的愛瑪都是她可挑選的同伴之一。她馬上跟上管家的腳步,前往起居室見她此行第一位名著美人。

坐在艾蜜莉夫人前方的愛瑪‧伍德豪斯擁有一頭閃耀的波浪金髮,她用盤繞的小辮和點綴其中的珍珠,將其鬆鬆挽了個髻,而臉龐旁邊捲曲的鬢髮將她的心型臉襯得更加小巧,深方領天藍色長洋裝讓她的脖頸顯得修長優美,又與她的瞳色互相輝映。愛瑪湛藍的眼睛此刻正飽含笑意看著她,微翹的唇角輕啟:「妳好,堤雅小姐,我是愛瑪‧伍德豪斯。」

堤雅完全被她的氣質與美貌吸引,差點回不了神。「妳好,愛瑪小姐,您真是名不虛傳的美人。」連她一個性取向男的人都被迷得要命,要是行銷組的琪拉在這裡,說不定馬上要拉著愛瑪去互訴衷腸了。

艾蜜莉夫人聞言和愛瑪一起笑出了聲,說:「愛瑪妳真是聲名遠播,連剛從義大利回來的堤雅都聽過妳。」隨即轉頭向剛坐下的堤雅說:「我們剛才在說晚上的舞會,正好讓愛瑪帶著妳,和妳作伴。不然跟著我,妳就和年輕人的圈子遠了,太可惜。」

「堤雅小姐也是個美人,今晚請讓我作陪,略盡地主之誼,帶妳好好認識一下本地的青年才俊。」愛瑪十分熱情地承擔起伴遊之責。

堤雅這才想到,在《愛瑪》這個故事中,愛瑪的人設就是對感情遲鈍,十分愛作媒。原本她作媒的對象是身邊的家教、玩伴,但現在看起來,她就是愛瑪的下一個目標!樂園非常巧妙地利用了這個特質,給女性顧客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伴遊和作球手。

堤雅只能在心中為林肯的手下擊節讚嘆,然後對愛瑪表達感謝,準備十分愜意地面對晚上舞會。

但這個「愜意」的打算很快就被艾蜜莉夫人打倒了,當她拿出亞莉珊卓為她準備的舞會洋裝和首飾,馬上被夫人嫌棄太過樸素、不夠時尚,硬是拿出新的馬甲與墨綠色緞面打褶交領洋裝給她換,待她被轉來轉去,綁好玫瑰刺繡的金腰帶、穿上鑲水晶珠子的跟鞋後,已經快沒力氣去舞會了。

最後,她被侍女仔細地上妝,接好的栗色長髮被中分編成了髻,刻意挑鬆的頂髮上插戴了用三條綠色半寶石編成的髮帶。看見鏡中的自己,都要不敢相信這個美人是她。要不是園內無法拍照,她真想拍個幾十張。所以雖然她呼吸不暢,腳有點痛,頭有點重,還是很愉悅地上了馬車,十分期待地踏入尼日斐莊園。

艾蜜莉夫人領著她走到一對男女面前,雙方行了禮,那男子才開口道:「歡迎公爵夫人蒞臨敝宅舞會。」說話時眼睛卻一直看著堤雅的方向。

發現到他的神情,旁邊的女子連忙拉了他胳膊一下,替他開口問道:「夫人好,不知道可否為我們介紹這位美麗的小姐?」

艾蜜莉也發現賓利的視線,拉起堤雅的手,正式為他們引見:「這是我外甥女堤雅‧沙費羅,剛從國外回來,今天剛到,我就帶她過來了。這位是賓利先生和他的妹妹卡洛琳。」

「歡迎歡迎,不知道等會兒我是否有榮幸邀請堤雅小姐跳一支舞呢?」賓利的眼神熱切地看著她。

堤雅微笑著答應,便跟著艾蜜莉走入門廳,一直到轉入舞廳才感覺背後緊盯的視線消失。她偷偷吐出一口氣,實在想不到書中個性純真熱情的賓利先生真的將一見鍾情貫徹得如此徹底。她和艾蜜莉說要去找愛瑪,便自己在各個廳中走動起來,觀察舞會中的眾多來客。

正當她在東張西望時,一不小心撞上一個高壯的男士,她連忙行禮道歉。「真是抱歉。」

「不要緊,可否請問小姐芳名?」

堤雅抬頭一看,是一個黑髮藍眼的男子,略帶一點痞氣,身上穿的西裝雖然樣式新穎,卻有著肆意的鬆散。她認真看了他的耳朶後,同時做了一個整理耳後頭髮的動作,那男子愣了一下後笑了起來:「哎呀,真可惜,祝妳玩得愉快。」對她眨了眨眼,便走到其他地方去了。

為了避免顧客誤認彼此為提供服務的機體,進園的客人都必須在耳骨上暫時植入標記,通常發現對方也是客人後,就不會多浪費時間了。

「嘿!堤雅,終於找到妳了。」愛瑪忽然從她身旁竄出,嚇了她一跳。她的反應取悅了這位大小姐,引發她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堤雅覺得自從愛瑪走到她旁邊,這屋子裡打量她的視線更加多了起來。想想也是理所當然,愛瑪本就是這種場合的發光體,會上許多太太小姐和年輕少爺都在留意她的行動,被她帶著的人也受其澤被。

「我想妳在門口見過賓利先生和卡洛琳了,嗯,那……」愛瑪拉著她往某個方向走去,「我剛還看見他在這裡的,啊!在那邊。」愛瑪像是找到目標,深吸了一口氣,慢下步伐帶著她走向一個穿著夜藍色絨面西裝外套的高個子。

那人像是百無聊賴,雖然姿態端正地端著酒杯,眼神卻望向窗外遠方,心思一點也不在舞會上。

堤雅愈走近愈覺得她知道這是誰,心跳不禁快了幾拍,臉上不禁浮上紅暈。她跟著愛瑪在他面前行了個屈膝禮,才見對方像回神一樣,眼神逐漸聚焦。

「達西先生,晚安。容我為你介紹,這位是肯特公爵夫人家的堤雅‧沙費羅小姐。」

達西向她們行了個禮,說:「妳好。」略帶好奇地凝視她。他跟著好友賓利到鄉間度假,剛到此地不久,但也已參加過幾次本地的社交宴會,時常可以看見這位富家小姐愛瑪,可是倒很少見她引見什麼人。眼前這位小姐雖然眼生,但是極為美麗,特別吸引他的是她的眼神,看著他的眼睛碧波流轉,水光誘人。

傳說中的達西先生就在眼前,堤雅心中小鹿亂撞,眼前蒙上一層激動的水霧,差點要感動哭了。她想到樂園來的其中一個心願就是見見達西先生,讀過《傲慢與偏見》的女孩都不能放棄這個機會的,現在她有種粉絲見到偶像的滿足,簡直說不出話,只能仔細看著他的樣子,和自己夢想中比較。

見眼前的女孩一逕看著他不說話,達西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揚,說道:「堤雅小姐待會可否與我跳支舞呢?」

堤雅聞言差點要喜極而泣,粉絲就是如此容易感動,她連忙答應後拉著愛瑪離開這間房間。她怕她再待下去要心臟病發了。

「妳好緊張。」愛瑪嘲笑她的手足無措,還以為她是因為害羞才如此。「放心,達西先生雖然冷了點,但他很講禮貌,人品也很好,而且聽說他年收入一萬鎊哦!」說到最後愛瑪對她眨眨眼,完全是拉紅線不手軟的狀態。

「堤雅,來這邊!」艾蜜莉夫人發現她進了這房間,連忙招手叫她過去,為她引見了本地的幾位夫人,在耳語的推波助瀾下,堤雅未婚且嫁妝豐厚的背景很快在人群中傳開。
狂歡派對(8) 狂歡派對(8) Reviewed by 隻眼 on 10月 31,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