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9)


在艾蜜莉夫人和愛瑪的引見下,她答應了好些人的邀舞,卻在這邊介紹那邊介紹下,一直沒有下場跳過。虎視眈眈的眼神數量不停累積,她簡直感覺芒刺在背。唉,也許有的人會對此感覺沾沾自喜,可惜她並不是。

愛瑪離開她去和另一名女士打招呼時,賓利像是等待許久一樣,步履匆匆地切到她面前,對她露出充滿熱情的笑容:「妳今晚可真受歡迎,剛才完全沒法帶妳去跳舞,現在,可以容我和妳跳一支舞嗎?」

我不想,我腳痛。但我不能說嗚嗚。這是出差,這是薪水變的,這是獎金的來源。

堤雅只好苦笑著搭上了賓利的胳膊,讓他領著走向舞池。幸好這支舞簡單明快,沒有什麼很難的交錯舞步,她磕磕絆絆的,總算在賓利的幾次扶持下完成了。

「堤雅小姐好像不太熟這支舞啊?」舞畢行完禮之後,賓利沒有離開,仍然待在她身邊試圖和她攀談。

「嗯……是啊,我在國外沒跳過。」這就是樂園工作人員常將客人設定成「久住國外」的理由,有什麼不合理、沒常識、失禮,都可以用這個藉口擋掉。

這時,卡洛琳在房間那頭招手叫了賓利,賓利用不捨的眼神勾纏堤雅許久,才轉往妹妹的方向去。受到這麼熱情而直接的對待,害她都緊張起來,覺得賓利是不是下一秒要開口告白了。

堤雅不是那種飽讀名著的慕古人士,園裡會出現的名著美人她熟悉的其實很少,大概只有《傲慢與偏見》算熟,看過幾次,原本她以為依她短短五天的出差日數,要和名著主角發展什麼深度關係不太可能,頂多和那些風流浪子的配角來幾段露水姻緣,但她忘了,這些名著中也有不少擅長一見鍾情的人才。

而在名著美人的機體晶片裡,客人又被寫下了好感度高的預設設定,兩廂加成之下,賓利恐怕是樂園裡最容易和來客身心相許的角色。如果是預定來旅行一個月的客人,也許還可以體驗一場婚禮。

那妳想和他來一段嗎?堤雅問自己。賓利的喜愛明顯而易懂,幾乎無需什麼推波助瀾,他也可以自己在愛人眼前燃燒光熱,赤誠而坦蕩,但對她而言,實在太熱了,感覺快要灼傷。

她默默走到房間角落的沙發椅上坐下,想躱開她欠下的那些舞,沒想到卻聽見非常經典的那段對話。

「就算他擁有整個德比郡我也不想和他跳舞,更何況他只擁有半個而已。」

堤雅連忙望向聲音的來向,就看見伊莉莎白穿著一身藍色緞面深方領洋裝,領邊有細細的小褶,配上腰間的飾釦和內裡白色層飾,整個人挺拔而有氣質地坐在她鄰座沙發,正向她的朋友夏綠蒂嘲笑達西先生對待整廳賓客的傲慢,說他就算在男賓少女客多的情況下,仍不願意和女客跳舞,這種自傲讓伊莉莎白相當看不起。

噢,這真是名場面!堤雅按捺下她的激動,站起來走到伊莉莎白面前向她自我介紹:「妳好,請問是伊莉莎白‧班奈特小姐嗎?我是堤雅‧沙費羅,目前暫住在肯特公爵宅邸。我也很同意妳剛才的話!」

伊莉莎白聽了臉突然一紅,自己在背後批評他人卻被其他人聽到,她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的:「妳好,讓妳見笑了,我剛才就是……有點生氣。」她方才也從愛打聽八卦的妹妹麗迪亞那邊聽說了眼前這位嬌客的身份,對堤雅‧沙費羅既羨慕又有點嫉妒。

像沙費羅小姐、伍德豪斯小姐這種無需在婚姻上委屈自己的女性,說實在是在場許多年輕小姐的眼中釘肉中刺,巴不得她們一秒滾回倫敦,不要在這裡佔據未婚男士的目光。

不過伊莉莎白對堤雅的國外生活經歷也很好奇,她這兩天看了好幾本國外的遊記,特別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和她所在這片土地有什麼差異。

堤雅安慰她:「不會,我很佩服妳的洞察力,達西先生似乎真是有點自傲了,似乎開場至今都沒和任何一位小姐跳舞吧?」堤雅其實不太確定,她被帶著轉來轉去,根本無法留意任何人,雖然依原著達西在這場舞會不會和任何人跳舞,但樂園裡畢竟有許多客人加入,也許達西先生也會向她以外的人邀舞……

「是啊,這真是挺不……」伊莉莎白話說到一半,開場時與堤雅擦撞的那位男客人慵懶地走到她面前站定,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妳好,美麗的小姐,我是馬克‧貝理勳爵,可有榮幸邀請妳跳一支舞?」他看似隨便,卻很熟練地行了禮,頗有興味地看著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滿臉錯愕,但她身邊的夏綠蒂連忙推了推她手肘,她只好行了禮,將手放上貝理勳爵引領的手,隨他前往舞池。

堤雅面對另一位客人劫走她想攀談的伊莉莎白也無可奈何,她只好坐下來與夏綠蒂閒聊。夏綠蒂聰明而善解人意,卻長相平凡、家資不豐,身為這舞會中的高齡未嫁少女,她對整個局勢看得透徹。

在原著中,夏綠蒂後來接受了伊莉莎白表哥柯林斯牧師的求婚,嫁給無趣嘮叨又自視甚高的柯林斯,成為牧師住宅的女主人,擁有下半輩子可以生活的家,她完全放棄任何浪漫的可能性,很務實地做了交換。

但現在在堤雅面前的夏綠蒂除了進退有度的聰敏外,還透露出更多野心,她向堤雅詢問義大利的生活樣態,打聽女性可從事的職業,似乎對未來生活有什麼不同的打算。

正當她想再細細問夏綠蒂,確認是否是「金蘋果」帶來的變化時,一名劍眉星目,風度翩翩的男子便站到她眼前,要求兌現她先前允諾的舞,她只好再度步向舞池。

與賓利不同的是,這位男子似乎十分擅長調情,從眼風到唇角都帶著風流笑意,時時捕捉她的表情,帶舞時也毫無克制地拉近她,讓兩人的身軀隔著層疊布料互相碰撞。

曾有人說,跳舞是種公開而合禮的性交。她過去不覺得,現在倒是親身體驗到舞步可以包含多少欲望。每一步,都可以撞擊在妳的身上心上。

「堤雅小姐是不是不記得我的名字了?」他在讓她下腰後傾時,緊貼而上,在她耳邊問道。

「……」如果我可以取名,我想叫你老司機!堤雅在心裡為他接二連三的熟練調情而激動,面上卻維持有禮微笑的表情,似乎不為所動。

對方在她耳邊輕笑兩聲,順著舞步將她拉起,帶她旋轉又拉入懷,說:「我是約翰‧威樂比,一個今夜為妳一見傾心的可憐人。」

音樂結束,場上的人紛紛退避至一旁,威樂比執起她的手,深深凝視著她的眼睛,其中像星光般閃耀著,充滿魅力,慢動作似地吻了她的手背。

堤雅不自覺地摒息,從腦袋到理智都缺氧。

正當她快被一波帶走時,一個冷冽的聲音插了進來。

「打擾了,堤雅小姐。請讓我與妳共舞。」達西先生不知何時站到她身旁,對她伸出手欲帶她離開。

她的手還被威樂比握著,三人之間氣氛無比尷尬。威樂比站直了斜睨向同樣高大健壯的達西,沒有放下她手的打算。這個富家公子哥為什麼來打擾他的好事?

而堤雅看到偶像走過來要牽走她,迷妹剛才差點消失的理智再度回籠。堤雅連忙掙出威樂比的手,卻受迫於力氣小,掙了兩三次硬是被握住動不了。達西見狀,握上威樂比的手腕,驟然發力,這才讓威樂比鬆手。

威樂比恨恨地瞪了達西一眼,才轉頭走開。

「妳沒事吧?」達西輕扶著她的手,皺眉看著上面的紅痕。

「沒事,就是有點……」受寵若驚?想出去跑三圈?想跳上桌子跳舞告訴大家她超開心?不,她要維持一個假面淑女的形象,不要把偶像嚇跑了。堤雅壓抑瘋狂上揚的嘴角,向達西感激地笑笑。

「那我們還跳舞嗎?」

「當然。」堤雅一度以為早前達西的邀舞是給愛瑪面子的假動作,不料他真的有心找過來,當然不可放棄這個實現夢想的機會。就算扭到腳也要和他跳,更何況她雙腳健全!

兩人便在全廳許多男女的竊竊私語中,在舞池裡翩翩起舞。但達西非常正人君子,一切的距離推拉都在毫不失禮的界限上,堪稱禮貌典範,兩人連一星火花都沒有飛散出來。

堤雅內心既滿足又淚流滿面,這符合他的人設,但不符合她私底下的狂野夢想。


狂歡派對(9) 狂歡派對(9) Reviewed by 隻眼 on 10月 31,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