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11)





宴會終於在天光漸亮時收場,當堤雅頭腦昏沉地踏上馬車,都快忘了自己從哪來要幹什麼,古人壽命不長一定和他們老是這樣徹夜瘋趴有關係。坐她對面的艾蜜莉還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她聊著,說些宴會上聽來的事:「這次連那個羅徹斯特都有來,賓利的面子也挺大。」

「羅徹斯特?」這名字她沒聽過,不過聽起來也是這裡的大人物。

「桑費爾德莊園的愛德華‧羅徹斯特,在東邊那邊,他呀,不太愛參加這些活動,成天待在莊園裡不見人,這次也是難得他居然來了。」艾蜜莉揉揉額角,臉上難免疲態。「聽說是家裡有個小孩呢,還請了女家教在教。」

「噢……」堤雅也不知說什麼好,看起來這個不愛社交的羅徹斯特可能是攻略難度比較高的名著角色。她隨即把主意打到別人身上:「我昨天見到班奈特家的小姐,和她挺聊得來,不過後來就沒再看到她,有點可惜。」

「班奈特家啊?那不然妳寫張帖子去邀她來公爵邸聊天啊,多交點朋友總是好的。」

堤雅微笑著答應了。僅有一面之緣貿然上門比較奇怪,她也很怕班奈特夫人捧高踩低著意巴結的嘴臉令她們都尷尬,不如要個帖子把伊莉莎白和夏綠蒂請來聊聊,讓她確認一下,金蘋果發揮了多大的威力。

待到下午她一覺醒來,便非常古典地取了信紙寫起信來。差人送出邀請後,她順手在紙上列出這一天下來的感覺和待查事項。

受限於遊園經驗不足,光憑昨天的經歷要判斷出什麼其實困難,昨夜有接觸的大部分是《傲慢與偏見》還有《理性與感性》的角色,伊莉莎白與夏綠蒂的想法與原著很不一樣,威樂比似乎和原著一樣追逐富裕女子,風流瀟灑會討人喜歡,賓利與達西也沒有很大的區別,該純情浪漫的純情浪漫,該公正傲慢的公正傲慢……

馬克‧貝理那張懶散俊逸的臉在她腦海中浮現,說起來,如果她能和這個老手問問,應該會很有收穫,只是,對方畢竟是出錢來遊園的客人,可不像她是拿錢來出差,還去佔據他把妹……不,攻略人類的時間,滿不好意思。

還是可以提供折扣?嗯,好像可以問問伊利亞他們行不行。她雷厲風行地提筆寫了封信約馬克明日下午見一面。

「沙費羅小姐,伊莉莎白小姐和夏綠蒂小姐到了。已經安排到溫室那邊。」管家打斷了她思考。

堤雅連忙下樓,在溫室裡見到正和艾蜜莉拘謹寒暄的伊莉莎白與夏綠蒂。

「啊,堤雅來了,那我就去忙我的事了,你們好好聊。」艾蜜莉見她來,就將主人的責任轉介給她,很體貼地離開年輕人的地盤。

伊莉莎白對她害羞地笑了笑,「很意外妳寫信邀我們來。」昨晚畢竟只是聊幾句話的緣份,後來她還看見達西先生和堤雅共舞,想起她們在私下批評達西太過傲慢,都不與女客跳舞,她就羞窘地不行。簡直光速打臉。

「我昨晚想再去找妳們,但就沒見著人了,乾脆今天請妳們來。」堤雅又轉向安靜的夏綠蒂,「夏綠蒂還在和我聊女性的職業呢!」

夏綠蒂點了點頭說:「是啊,還有義大利的生活,也還沒問夠呢!」

這部分伊莉莎白沒參與,有點迷惑地望著她們兩個,像是不懂她的密友什麼時候和新來的貴族小姐這麼親近。

堤雅喝了口茶,才睞著意外活潑的夏綠蒂:「說起女性的職業,聽說東邊那個桑費爾德莊園有聘一個女家教?女性當家庭教師也是常見的職業選擇。」不過通常是出身寒微但接受過完整教育,才會到富裕家庭裡擔任家教。

當然,也有不少言情故事都是從家教開始的。

夏綠蒂與伊莉莎白古怪地對看一眼,又看向堤雅,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堤雅被看得一頭霧水,她這是提到什麼不該說的嗎?「怎麼了?家教怎麼了嗎?」

「不、不是家教,是桑費爾德莊園。」夏綠蒂開口答道,但又不說清楚。

「莊園怎麼了嗎?我聽夫人說昨天他們主人也有出席,不過我並沒有碰上面……」

伊莉莎白吐了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般開口道:「就是昨天羅徹斯特先生來參加宴會,後來才聽說白衣女子的事。」

在堤雅充滿八卦之心的努力下,伊莉莎白和夏綠蒂才吞吞吐吐把事件前後說個清楚。昨晚賓利在尼日斐辦了通宵達旦的宴會,看在他面子上,羅徹斯特也蒞臨參與,他不在莊園中,但是留在家中的女家教卻被突然出現在樓裡的詭異白衣女子嚇得扭傷了腳。家裡的傭人前來傳話,這事便在宴會上默默流傳開來,桑費爾德莊園鬧鬼的消息不脛而走。

堤雅摸著下巴思索著,這感覺,很像伊利亞說的「觸發事件」啊!不過她昨晚失了認識羅徹斯特的機會,現在要去認識來解這事件,似乎太曲折了。

她相信一定還有別的事件可以觸發!要相信林肯那傢伙,鐵定不會讓顧客一個觸發也碰不上就出園。

「難道除了家教,女性就沒有別的職業可從事嗎?」傳遞完白衣女子事件,夏綠蒂又繞回她最有興趣的話題上。「我的學識不夠豐富,也沒有教育他人的信心,要當家教有點困難。」

伊莉莎白也在旁點頭,女性職業這話題,她已和夏綠蒂聊過幾次,但兩人對社會的閱歷都不豐,講來講去,實在沒有什麼新意。

「那像『服裝設計』呢?在倫敦也有這樣的裁縫店,由女性負責設計時下最流行的款式,太太小姐可到店去訂製服飾。有一技之長,只要取得投資,也是可以變成女性的職業。」堤雅給她們一個靈感。

伊莉莎白想了一下,說:「但這就非得在倫敦不可了吧……我們這兒的裁縫店,生意比不上倫敦。」因為鄉下地方,有錢人少,舞會宴會也少,因此,一直訂製新款式的需求不高。
堤雅笑道:「這倒也不一定,也許可以試試看賣設計稿?不過這要先做幾套設計稿和成品向倫敦的裁縫店推銷看看,也許可以成功。」把現代遠距工作的概念套進來,也許可以實現。「不過話說回來,妳們為什麼在苦惱這些?不打算找個良人結婚,留在家中照顧家庭嗎?」

話題繞來繞去,堤雅終於能開口問出她的疑惑,以原著中的設定以及智慧晶片的對客人好感值,她們都應該著眼在從社交活動中尋找未來對象才是。現在這狀況非常怪。

伊莉莎白聞言冷下臉來凝視著她:「想不到妳也是這種想法,本來以為妳從國外回來,思想不會那麼狹隘。」

這也是伊莉莎白的偏見,堤雅默默為自己遭受與達西一樣的待遇而偷笑,「不是的,我也明白妳們想要自立的心,但這條路真的辛苦而且困難,我只是好奇妳們為什麼這樣想。」

伊莉莎白與夏綠蒂對看一眼,夏綠蒂點了點頭,伊莉莎白才開口:「前一陣子,某天吧,我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太過於……太扁平了,我在這個年紀就只能抓住一切機緣去參加宴會、出遊,就是要認識一個年收入高的對象,然後想盡辦法追求他或讓他來追求我,當他把我娶回去後,我們生子、撫養他們長大,再讓我的孩子循環這個歷程。」她說著說著有點激動起來,原本平攤在膝頭的手緊握成拳,用力到顫抖。「我只是想問,我的人生是不是有什麼別的可能性?」她清澈的眼睛直直望入堤雅眼中,像是在問她,如果是她這樣的階級、擁有這樣的財富,人生可不可以有不同?

堤雅被這樣的伊莉莎白嚇了一跳,她不僅依循名著內的個性而活,還能思考在整個制度下中下層女性無所掙脫的苦楚,而且,想超越這個輪迴。

這莫非就是金蘋果帶來的改變?角色不僅僅是角色,他們更像……更像一個人了。堤雅突然想起米克,米克也是這樣嗎?在他不作聲的溫柔下,他不僅會自己決定要怎麼照顧她,還想了這些事嗎?

只是他沒有開口問,也不和她說。

堤雅安撫了伊莉莎白與夏綠蒂後,急忙借了公爵府的馬車前往遊客中心。才將她的光腦開機,便滴滴答答瘋狂震動了一陣,她點開一看,見米克自昨晚便打了無數通電話給她,過去他從來沒有這樣打過電話,讓堤雅也心慌了。她連忙回撥給他,才響了一下,那頭就接通了。

「堤雅,我不舒服,我好像中毒了。」米克低迷的情緒彷彿透過電波爬了過來,畫面上的他緊皺著眉頭,眼眶中沾染眼淚,眼角發紅,看起來像是人類發燒的樣子。

但機體並沒有被設定「生病」這種不實用的功能,那米克到底怎麼了?

「你怎麼了?狀況不能排除嗎?」她記得機體如果有運行問題,可以連網自檢修復,除非發生重大運行障礙才需要送回原廠維修。可是看米克與她對答沒有邏輯問題,記憶似乎也正常,究竟是哪部分出錯了?「你說說看你的感覺。」

米克伸手摀住了眼睛,「感覺」,這真是個陌生的字眼,「我覺得胸口這邊過熱,像是有電流,痠而且痛,不舒服。還有身體的水份不受控……」他比了比眼睛,「會流淚。很奇怪,我是不是中毒了?」

這狀況倒真聞所未聞,可是金蘋果的安全性通過程式部門的驗證了,應該不是金蘋果帶來的問題。堤雅左思右想,估算著如果送檢要怎麼辦時,螢幕那端傳來小心翼翼的語聲。

「堤雅妳什麼時候回來?」米克怕她拒絕似地低下眼睫,小小聲提出化為問題的求懇。他知道行事曆上還要四天,可是,能不能快點回來?

狂歡派對(11) 狂歡派對(11) Reviewed by 隻眼 on 11月 06,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