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13)


馬克大師很慷慨地允諾明日下午的約會,屆時歡迎她拜訪他的宅邸;而愛瑪的來信就像一般社交信件,中規中矩,她說因為堤雅剛到本地,不熟悉鎮上,所以想陪她去逛逛。


真的是非常貼心的安排,從舞會上的引領到現在主動邀客人外出創造更多媒合機會,愛瑪這個媒人婆十分盡力了。

她隨即寫了一封簡短的回信答應了,才回到自己房間。

只是她前腳進房,馬上又有人敲門。米克拎著他的行李站在門外,露出了微笑。

「不行唷!」趁米克還沒開口,堤雅馬上否決他。

「為什麼?」米克馬上可憐兮兮像被淋了水的小貓似地哀怨。

「米克‧史畢爾先生,這裡是公爵宅邸,在這裡你是誰?」堤雅攤手問他。

「……」他當然是記牢了角色設定紙的,但是這種分居讓他不安。「就今晚好不好?」他自己先砍價。

堤雅看他一副可憐相,也覺得有點心疼,想想這裡是樂園添加角色的屋宇,應該不會影響觸發劇情,不過,表面工夫還是要做的:「好吧,但是你行李不能搬來!你回房去洗潄完再過來。就今晚哦!」她戳戳他胸口,警告他不許再得寸進尺了。

米克抬手握住她指點的手,萬分虔誠地吻了下,才滿臉微笑地扛著行李回去他房間洗潄。

被他那樣完全不帶欲望,只見深刻傾慕柔情地吻了手,堤雅也忍不住臉紅心跳。她一邊咒罵自己沒用,一邊更衣洗潄。其實在這時代要洗個熱水淋浴是不可能的,熱水盆浴的話,家境豪富的人家供得起,一般人家是用熱水倒入臉盆來洗澡。不過她住的畢竟是特別的房子,自然有被改裝成復古款式的熱水浴缸。

她泡著泡著,忍不住想起她的組員李家安,選了「羅馬的榮耀」,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在羅馬浴場裡逍遙。

說起來羅馬文明的歷時很長,相關作品也不少,樂園換景的區隔不知是以多久為一期。琪拉去了「大唐風雲」,不也是沒趕上武后時期,結果只好和玄奘瞎聊天。不過以李家安熱愛「激情之旅」誇張、冒險電影化風格的取向,堤雅覺得就算是進了《暴君焚城錄》他也沒問題的。

今天一日的活動真是出乎意料,和伊莉莎白的談話、米克受命入園,還有其他組員的回報,都讓她懷疑金蘋果的效用。艾立克說的話突然響起,他說:「聰明的更聰明,善感的更善感」,如果以角色特質來看,伊莉莎白、夏綠蒂、玄奘和探春的確是這些角色中數一數二聰明的,也只有他們在第一二天就展現出超越過往的探求欲望。

而米克展現的大約是「善感」的那一面?他更多的不同出現在表達情緒上,像是他小心翼翼地討好、他的眼淚、他不想睡不同房間的不安、他的討價還價。

金蘋果到底是什麼呢?

正當她沉浸在思考中忘乎所以時,門口傳來一陣輕敲。想來是米克洗潄好了,想要進門。她只好起身披好浴袍給他開門。

「你怎麼不自己進來?」在家她都習慣米克四處走了,他有權限可以開門。

米克扯下唇角,不開心地說:「這裡……」他指了指天上,畫了個圓。「連不了網,我不能開門。唉,好討厭。」他當然一開始就試過了,但呼叫鑰匙圈完全沒有回應,他才發現這裡沒有網路,難怪昨晚不管怎麼發訊息,堤雅都不理他。

堤雅這才想起來,的確,沒網的話,她給米克的權限也動不了。之前因為米克沒進園,這裡自然沒人有權限開她的門,現在米克來了,這門還是堅持復古,必須用手開。唉呀,她還是不夠有古人的自覺,忍不住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出差這幾天都這樣,你要習慣。」她爬上又高又軟的床,打算要睡了。

米克看看周邊還有油燈和燭架都燃著火,機體為主人防災的心一發不可收拾,一一蓋滅了火,只留一盞油燈替他照路。他也爬上床把堤雅整個抱進懷裡,自昨夜以來紛擾起伏的電路至此才停止上竄下跳。不需要睡眠的機體,用手一點一點將他珍惜的主人的長髮理順,一次次撫過主人隨呼吸起伏的背脊,他數算著主人的心跳聲,自己的晶片也閃現過一絲隱密的電流。

當堤雅在晨光鳥鳴中醒來,看見身邊的米克,恍然不知道自己人在哪裡,過了幾秒才想起來自己正在出差。發現她醒,米克收緊了懷抱,密密在她臉上落下吻。

「早安啊。」一早起來有這種待遇,還是挺美的。堤雅微笑著任他親暱,但在米克把手伸進前襟時制止了他,「不行哦,今天早上有約會。」

「不去約會!」米克耍賴地抱緊她腰,轉身就壓制住她,不讓她起床。

「你乖,快起來。」她拍了拍米克挺翹的屁股,又親了親他,才讓他不甘不願地鬆手。一邊洗潄一邊和他交待,「今天可能會遇上一些機體,你要演好角色紙的設定,不可以亂來哦!」一旦出了門,要面對的除了其他名著美人,還有其他客人,她可不能再放任米克胡鬧。

愛瑪來公爵宅邸時,就見到堤雅和另一名陌生的年輕男子極為親暱地同坐在一張沙發上絮絮聊天,有點錯愕不曉得自己的紅娘任務是不是終結了。

「愛瑪,和妳介紹一下,這是我鄰居家的弟弟,米克‧史畢爾,是洛林子爵的獨子。」堤雅趕緊向表情疑惑的愛瑪介紹突然出現的米克。米克也迅速站起身行禮,愛瑪連忙換上端莊矜持的微笑,帶著意外來客一起往鎮上去。

趁著米克在觀察馬車,愛瑪小聲在堤雅耳邊問:「他是妳未婚夫嗎?」

堤雅差點笑場,剛拿到角色紙時米克也和伊利亞提過這個身份,但馬上被氣沖沖的伊利亞否決了,他的原話是「有了未婚夫她還要不要體驗了啊」。顯然,伊利亞對米克臨時奉旨加入已經夠不爽的,不可能再給他這個高別人一階的身份。

「不是,他算是我的追求者吧。」堤雅也小小聲地回答。

「噢,所以他看你來這邊,也前後腳追來了啊!」愛瑪機靈通透的心,自己把故事的缺角圓上了。「真是有心人。」而且兩人不僅青梅竹馬,身份上也很匹配,愛瑪在他們兩人之間打量,露出欣慰的微笑。

堤雅被愛瑪慈母般的表情激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幸好這時米克走回她身旁,三人這才走向預定要逛的緞帶店。

鎮上此時正十分熱鬧,街邊的行人一簇一簇,路上也有一些穿著紅色制服的軍官三三兩兩閒聊。

天氣隨著日頭移正而熱起來,女士們雖然戴著帽子,但這些帽子裝飾作用多過遮陽,堤雅也拿出手帕在拭汗,沒料到被愛瑪不經意的轉身撞了一下,手帕隨即落地。

「女士,你的手帕。」一名穿著筆挺紅制服的的軍官,飛快撿起了還沒沾灰的手帕,很熱情地靠過來要遞給她。

堤雅連忙伸手要接,對方卻悄悄用力攥緊,她抬眼不解地看向他,忽然警覺到,這好像是觸發事件!

「有緣相識,在下喬治‧韋克翰,想請問美麗的小姐芳名。」韋克翰笑著彷彿他沒有故意不讓她拿回手帕,很誠心想結識的樣子。

一旁突然伸出一隻手一扯,把他手上的手帕取走。米克見這個滿臉寫著想搭訕的機體靠近堤雅,還故意要多和她講幾句話,早就不高興,馬上動手把他的藉口拿走,隨手塞進自己口袋。努力忍耐著不把堤雅拉走。

要演好自己的角色、要演好自己的角色、要演好自己的角色。米克暗自吐出一口憋了許久的氣。

堤雅瞄瞄正在平心靜氣的傢伙,還是想看看這觸發劇情會怎麼展開,於是笑著開口道謝:「謝謝你幫我撿起來,我是堤雅‧沙費羅。」

韋克翰見手上的手帕突然被扯走,也很老練世故,始終沒有失去嘴角上揚的弧度。他的目標是和女孩搭上話,完全不必理會她以外的旁人,更何況,有比較才更會知道他多有風度、多溫柔。「沙費羅小姐是第一次來這裡嗎?過去沒見過妳這麼耀眼的人兒。」

哇哦,這位可跟威樂比不相上下,什麼夢幻台詞隨口就來。堤雅很想拍拍胸口壓壓驚,但耀眼的人兒不能這樣做,她只好笑著點點頭,收下他的溢美之詞。

做為一個志在穿梭花叢的浪蕩子,韋克翰的長處就是看人講話,沒有他接不上的聊天話題,女士不擅言詞,那也不要緊,他可以自開話題,自說自話,務必使女士始終感到開心愜意,喝下他精心炮製的迷魂湯。他留意到堤雅身旁的另一位女士百無聊賴,而且完全不想和他打交道;另一邊那個扯走手帕的傢伙故作冷漠,卻仔細留意他的動靜。

這三個人看起來不是平白無故出現在鎮上的,就他們頗為不俗的打扮看,會消費的店家也不多。韋克翰暗自打量了一圈,便說:「小姐們是要去方氏緞帶店嗎?請賞臉讓在下護送妳們前往吧!」說完便走到稍前一步的位置,半側過身帶著他們過去。

面對韋克翰這種自行其事的殷勤,堤雅也無法說出拒絕,一行人只好跟上。韋克翰卻像黏上他們一樣,一路從店外跟進店內,愛瑪和堤雅在討論緞帶搭配時他也要湊上來講個兩句,再讚美兩人幾句。最後待他們要回公爵宅邸時,韋克翰才一臉很可惜似地和他們道別。

「我的天哪,他真是煩人。」一坐上馬車,愛瑪像是受夠了,忍不住開口抱怨。

堤雅滿意外第一個抱怨的人是愛瑪,她還以為米克會先開口。

愛瑪伸手握住身旁堤雅的手,「妳千萬要擦亮眼睛,別聽信那個韋克翰的話。他的圖謀簡直太明顯!」一個民兵團的軍官打著什麼主意在攀纏,誰又看不出呢?和洛林子爵的繼承人相比,韋克翰可不是良配。

堤雅聽了哭笑不得,想不到觸發事件出現,竟然還會招致其他角色的反對意見。不過愛瑪在原著中的確是會挑剔朋友的追求者,而且不讓朋友和出身低微的對象在一起。

「我知道,我懂的。」她拍拍愛瑪的手,讓她別擔心。在外面走動了一會兒,她又覺得熱了,便伸手向對面的米克討她的手帕。

米克從身上拿出他自己的給她,不肯還她剛才那條,「妳用我的,那條要丟掉了。」在他心裡,那條手帕已經被汙染了。

回到莊園不久,堤雅和米克又相攜前往馬克大師的住處。馬克自從在第一天晚上說了要追威樂比,就沒再聽說他的動靜,昨天的信上也沒多提,堤雅倒滿好奇他得手了沒。

如果是女客,她不懷疑可以與威樂比在三天之內成其好事,換作男客,因為時代天然的成見,從同性的好感升級到好友至交,再到身心相屬,想來沒有個十來天是不行的吧。

在他們被管事引入客廳,在那裡看見威樂比很親近地和馬克交談之前,她都是這樣想的。

事實證明,人不可以菜鳥之心渡大師之腹。堤雅用茶杯遮掩自己差點碎裂的微笑,深吸一口氣,和馬克介紹了米克,眾人便在馬克提議下在廣大的後院打起槌球。

趁著米克和威樂比正在遠處的球門擊球時,馬克靠向堤雅說起悄悄話:「喂,那個米克不是人吧?」米克耳朶上有著客人的標誌,但他和堤雅之間有十分親暱的氛圍,可是兩個異性人類如此親密的交往,現在幾乎看不見了。

又吃不到,何必呢?

堤雅對馬克大師的敏銳拜服不已,連忙將自己是「愛之夢」員工,正在協助測試的事兩三句交待了,又問馬克願不願意幫忙。

馬克摸著下巴,似在細細回憶這幾天的經驗,「原來如此,是有滿多不一樣的……這挺有趣。」他笑著揮出一杆,球隨之滾入球門。「好吧,反正閒著也是無聊,我就加入吧!」

他又轉過頭看著堤雅,帶著種看好戲的表情說:「正好,今晚我也請了人來吃飯,妳和米克也一起來,到時你就知道威樂比有哪裡很有趣。」




狂歡派對(13) 狂歡派對(13) Reviewed by 隻眼 on 11月 10,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