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16)


米克循聲在林中搜索,不久就看見前方有個男子正將一個不停掙扎的少女壓在樹上,已經撕破了她上身的衣服。

「救命!救救我,拜託……」少女滿臉是淚,哽咽著求援。


「妳就別白費力氣喊了,這兒沒誰會過來,不如省點力等會兒讓我們倆開心開心,懂不懂!」男子說著,又撕破了少女上身僅剩的襯衣,雪白胴體暴露在陽光下,顫抖著,他則一臉垂涎地搓揉那兩團柔軟。

米克上前就直接將男子拽到一旁,也不管那人被這麼一拽就倒地,他脫下了身上的外套擋住少女的上身,轉身將她護在背後。「你怎麼可以這樣強迫她,這是犯罪!」

被打斷了好事的男子一臉莫名其妙,他花錢進園,怎麼拉個喜歡的機體來一發就犯罪了?「你搞什麼?哪來的傢伙……」他一邊碎念一邊站起身,看了看米克,發現他耳上也有標示為來客的記號,「你是想演英雄救美是不是?我去,搞什麼情趣!不要妨礙別人懂不懂啊?有沒有公德心……」打量過米克高大的身形,覺得自己動手打不過,就嘟囔著倒楣走掉了。

少女這才從極度恐懼中清醒,整個人軟倒在米克身上,嚎啕大哭起來。米克只好笨拙地拍著她的背安慰,一邊等著堤雅過來。

堤雅牽著兩匹馬走過來時,看見的就是伊莉莎白衣衫破爛,披著米克的外套,趴在他懷裡哭得我見猶憐的樣子。她大概可以猜到剛才發生了什麼,樂園裡的客人不是每個都像馬克很享受追求曖昧的過程,也有人真的只想享受性交的快感,來這裡就想換換口味,多上幾個,所以會用強硬手段對待機體。

這也不違法,因此園方不會出面阻止。

「伊莉莎白,我們先回公爵邸吧!妳需要喝點熱茶,換件衣服。」堤雅想接過米克懷裡的伊莉莎白,卻引起她下意識地恐懼,又縮回米克懷裡。

伊莉莎白已經被嚇到失控了。

堤雅示意米克就這樣扶著伊莉莎白,她則牽著兩匹馬,慢慢地走回公爵邸。在路途中,伊莉莎白逐漸平靜下來,但兩眼失去神采,像受驚的幼崽一樣緊緊依偎著讓他有安全感的米克,一直到讓女僕幫她換好衣服,坐下來喝了一杯加威士忌的熱茶,她才回過神來認出堤雅。

堤雅握著她的手,「妳還好嗎?今天就住公爵邸,明天再回家好嗎?」她現在的狀況絕對不適合回到那個吵攘又勢利眼的班奈特家。

伊莉莎白流著淚點點頭,說:「我今天本來……本來是要去拜訪夏綠蒂,我走在路上,那個人就來問路,然後……然後我就被他拉進樹林裡……嗚……」想到可怕的經歷,她忍不住又哽咽起來,眼睛驚慌失措地搜尋著米克,發現他不在房間裡,人又發起抖來。「他呢?救了我的人呢?」

堤雅有些不是滋味,米克在危難中救下伊莉莎白後,伊莉莎白就表現出極度依戀的態度,雖然知道這是共渡危機產生的吊橋效應,但她不喜歡這種狀態。「他在刷馬,等會兒才會過來。」

「噢……」伊莉莎白這才稍稍安定下來,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他……他是客人可是、可是他是和我們一樣的……」說到這裡她有點迷惑,她不知道要怎麼稱呼和她一樣,在意識中就是矮了客人一階的人。

「米克也是機體。」看來帶米克入園的確給園裡的名著美人帶來認知上的混亂,過去,他們所見的非機體就是客人,他們當然也知道耳上標記的意思,可米克是一個被他們辨識出是同類,卻又戴著標記的存在。「他是我的鄰居,過來拜訪我,所以現在也住在這裡。」

伊莉莎白沉默下來,似乎在思考「機體」是什麼意思,或者在想像一個機體在「異國」的生活。堤雅短短幾句話,為她打開了一個不同的世界。

米克便在這時開了門進來,坐到堤雅旁邊的沙發上,伊莉莎白馬上給了他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堤雅對此十分煩躁,又覺得自己莫名其妙,便說:「我有事先去伊利亞那邊了,你們慢慢聊。」

米克有點愕然,堤雅雖然昨天說過要去伊利亞那邊,卻沒說是要獨自前往。他慢了半拍起身,堤雅已經走得不見人影了,眼前的伊莉莎白羞澀又依戀地看著他,眼中有難以忽視的光芒。

「今天真是非常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真不知道會怎麼樣。」

見她開啟話題,米克只好再次坐下接過話頭:「沒什麼,剛好我們經過,這也是舉手之勞。」

伊莉莎白有點不好意思地撩了撩耳後的頭髮,說:「堤雅說你是她的鄰居?」

「……嗯,沒錯,我們小時候是鄰居,認識很久了。」米克有點不開心,他的身份不是還有一個是堤雅的追求者嗎?為什麼堤雅不說呢!

「可是你是……機體?和我一樣?」

這個問題米克倒是事先準備過,「是啊,我是因為堤雅來拜訪她阿姨,我擔心她才跟過來作客的。我來這裡是客人,妳去到國外也是客人啊。」

這個說法似乎說服了伊莉莎白,她想了一下,便轉到其他話題上,問米克有什麼愛好,平常看些什麼書。

兩人在公爵邸閒聊了一下午,負氣前往服務中心的堤雅則忙著寫報告和匯整資料。

去了「羅馬的榮耀」線的李家安上傳了他的小結報告,在他的樂園裡同樣出現了反應和思考特別敏銳的機體,李家安做了一些假設,其中一個和麥倫娜所說的類似,他也認為這些機體突破了「智慧邊界」。

堤雅將眾人的報告瀏覽一遍,又將馬克的晚宴簡短交代一次,點出植入金蘋果的威樂比、達西和賓利反應是如此近於常人。她還寫了另一篇單獨的報告,是關於米克入園後兩人的相處觀察。

她梳理著這幾天發生的事,米克見到韋克翰的防備和後來月夜私見後的不愉快,米克入園前的眼淚、他不想分開的不安、他自己決定把希斯克里夫的懷錶給馬克等等,她幾乎都忘了米克是她自己買來、自己安裝資料的機體。

突破智慧邊界的結論幾乎底定,愛之夢若要將金蘋果安裝到出售的機體上,公司必須做好一切法律相關準備。

告知客戶,您若選擇安裝這個功能,將會賦予您的機體「人生」。

至於樂園中的機體,囿於對智慧體的尊重與相關權利,未來應該不會再讓他們安裝金蘋果,不然會有觸法之虞。

麥倫娜和林肯聞言反應大為不同,麥倫娜喜憂參半,能夠讓自己設計的晶片發揮出創造新型態生命的力量,很令人驕傲,但後續不可預期的社會反應則使人憂慮;林肯則痛失一個新賣點,還必須面對可能被人權團體究責的風險,頭痛得要命。

工作夥伴都下線後,她才檢查私人信箱,發現失聯已久的莉絲終於來信,信裡卻是問她有沒有收到盛宴公司的挖角邀請,說是自己向他們CEO推薦的,要她好好考慮要不要跳槽。

那封挖角信都快被她忘了,莉絲卻專程過來提醒,莫非是有什麼內線消息?堤雅難卻莉絲的好意,回信說會再和盛宴那邊聯繫談談,又再次感謝她。

腳步聲輕輕走近堤雅背後,一雙手臂突然自背後抱住她,嚇了她一跳。

米克的輕笑在她耳邊響起,「堤雅我來接妳了!工作完成了嗎?」他邊問邊撒嬌般輕輕搖晃著堤雅的肩膀。

這一嚇一摟,好像要把早前她自己的負氣都抖落一樣,但堤雅並沒有因此釋懷,「你怎麼來了?沒在府邸陪伊莉莎白?」都是機體,應該有很多事情可以互相了解吧!

米克聞言輕咬了堤雅頸項一下,又輕舔兩口,「我陪她做什麼?我來這裡就是要陪妳啊,還要跟好妳,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有誰要敲妳窗戶、掉什麼東西給妳,和妳說什麼好聽話……」米克又收緊了擁抱,聲音低了點,「妳會不會就不要我了。」

他來到這裡才第一次見到那麼多機體,達西的英俊穩重,威樂比意氣風發,溫柔帥氣的賓利還特別在意堤雅,更別提油腔滑調刻意想接近她的韋克翰。如果不是一直能跟在堤雅旁邊,他覺得他又要像前幾天獨自在家一樣,胸口發熱,資訊流紊亂了。

今天堤雅把他一個人丟在公爵邸,好像生氣走掉,他就越來越不安,好不容易勸伊莉莎白去休息後,他騎著馬就過來了。在外面閒晃很久,看太陽都要下山,才敢上來找她。

「……如果妳介意她,妳也想想我有多介意那些其他人。」米克咕噥著。

米克直白而坦誠說出他的嫉妒不安,也點出堤雅想忽視卻不成功的醋意,她轉過身正想解釋什麼,卻被米克逮著機會,深深吻上她的唇,舌頭靈巧地攻城略地,刮擦索取她口中的津液,將她吻得頭昏無力,直任他予取予求,才磨磨她鼻子說:「我是妳的,妳也是我的。」

這像是互保承諾的話雖然很幼稚,卻神奇地安撫了堤雅先前的煩躁。

兩人同乘一匹馬,在洗練的月色下,慢慢走回公爵邸。平坦的草原上只有彼此,親暱無比,心貼著心在夜風中互相取暖。堤雅覺得,這是和米克認識以來最美的時刻了。


狂歡派對(16) 狂歡派對(16) Reviewed by 隻眼 on 12月 10,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