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18)


那棟建物是座白漆陳舊斑駁的穀倉連著空蕩蕩的馬廄,兩人騎著馬氣喘噓噓地跑進半開放式的馬廄裡,身上早被這突然的雨淋得半溼,兩人連忙安頓了馬,在馬廄周邊搜找可以生火的木柴、乾草。



不過這裡興許是荒廢了太久,只有地上長出來的雜草,並沒有什麼可供生火的原料。

米克示意堤雅坐到他懷裡,「我把體溫調高點吧,這樣妳就不冷了。」這時候,身為機體是比人類方便一點。

堤雅也不多忸怩作態,便直接坐靠在米克懷中,兩人靠著彼此,在滂沱大雨中靜靜依偎著。

米克卻突然表情古怪了起來,還伴隨心跳加速,讓偎著他的堤雅也發現他的異常。但緊接著堤雅也明白為什麼米克表現得這麼奇怪,她也聽到在雨幕中斷續傳來的聲響。

「……是馬克和威樂比他們。」遠比人類更發達的聽覺讓米克立即辨識出聲音的主人。

他們兩人此刻應該就身在堤雅旁邊的穀倉裡,情到濃時的暧昧言語接連不斷,還伴隨著動作的回音。

「啊!別親那裡……別……嗚……」威樂比在拒絕後發出委屈又愉快的嗚咽,又接著有節奏的吶喊,穿透了雨聲,傳達出十足的快感。

「這樣舒服了沒?呵呵呵……」馬克輕鬆地笑著,接二連三的拍打聲響起後,是兩人的喘息聲和衣物磨擦的聲音。

「啪啪!」打在空中清亮的皮革聲為旖旎的氛圍帶來一絲緊張,但並沒有響起慘叫,反而是悉悉索索的聲響,還有小聲的呢喃。

堤雅還好,聽力更清晰的米克聽得臉都紅了,原本就調高的體溫也因為這些聲音和聯想而更高,不自覺地將堤雅摟得更緊,半溼的上衣黏貼著彼此的皮肉,因體溫而蒸騰出情色的意味。

倉庫裡的兩人很快進展到真刀實槍,威樂比似乎在這半廢棄的地方放棄了體面和矜持,順著心意呻吟叫喚,每次喘息都帶上宛轉的尾音,勾得皮肉拍擊聲愈見猛烈。

這麼放浪的聲響,讓堤雅也同感米克的羞澀和興奮。米克忍不住摩挲著她的手臂和腰背,也低頭想蹭她耳朶。

堤雅伸手拉下了他的頭,率先吻上他的唇,才剛一接觸,米克就迫不及待地深入她唇齒,擁緊她肩背。在口中勾纏多時後,才又細細密密地舔啃著唇,磨蹭著鼻樑。

他們被隔牆的火熱勾引著,忍不住也放下面子,在雨聲的遮掩下釋放欲望,兩人帶著在半野外行事的緊張刺激,一次次攀上巔峰。直到雨將歇止,米克才繳盡庫藏,抱著堤雅溫存。

兩人此時都有點抖,米克細細密密地親吻著堤雅的眼睛、額頭、鼻子、下巴,一路到達鎖骨,堤雅也漸漸在過多的愉悅中平復,伸手擁抱著他。

倉裡的聲音也變了,只剩下有一句沒一句的交談聲,雨停之後,只聽見一陣腳步聲和馬蹄聲,倉庫裡又復歸半廢墟的寂靜。

「妳還打算去和馬克道別嗎?我看……他很忙。」米克的聲音也帶上欲望過後的沙啞,講到後來忍不住笑出聲來。

堤雅想起剛才的荒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真的和馬克的性事很有緣,短短時間就聽了兩次壁腳,不知是馬克大師太生猛,還是這裡太小,怎樣都容易碰上。

「我看不了,我們就回宅邸吧!」堤雅現在聲若游絲,她決定,如果有人問起就說她有點感冒。

兩人互相幫助整理好衣服後,便踏上回家的路途,一路又坐馬車又坐穿梭機、自駕車,幾經折騰才回到堤雅的公寓。

米克第一次這樣轉乘,倒是十分好奇。

堤雅一回到家便上床休息,補充她昨晚到今早用光的體力,等她在夜裡起床發現未讀的工作訊息有好幾封時,其他人已經下線。

急件的紅色顯示一閃一閃,是麥倫娜和林肯的來信。

麥倫娜的信是通告給所有參與金蘋果實驗的成員,由於本實驗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依法必須通報政府,目前亦須暫停所有植入金蘋果的作為,也就是說,愛之夢本來打算用預先植入金蘋果資料包、使機體更人性化做為賣點的策略必須完全停擺,下一代旗艦款宣傳陷入停擺。

這對愛之夢來說是個惡耗,而且,他們目前得知只有愛之夢的智慧晶片才發生這樣的異變,激情四百出的機體就算植入金蘋果也沒有這種表現。要是群眾對機體的智慧發生恐慌,會將品牌形象打得萬劫不復。

林肯那端亦隨著金蘋果須通報政府而放棄原本的大規模植入計劃,目前植入的這批反倒成了燙手山芋,因為其中可能造就智慧生命體,所以他不能像過去一樣銷毀晶片,但這些機體和顧客親密互動,記憶了顧客的個人隱私,他又不能不銷毀晶片。目前只能先取出存放,再看政府的決策。

=====
回主線了!本回有點短,看不見的都是隱形車哈哈哈。
狂歡派對(18) 狂歡派對(18) Reviewed by 隻眼 on 12月 27,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