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19)


堤雅看見這些訊息並沒有太失落,畢竟她算是從最開始就參與金蘋果計畫,在發現米克與樂園中機體的異常後多少能推知後面可能有的反應,但她不可預知的是金蘋果在其他地方能掀起多大波瀾。



在金蘋果植入她家米克身上時,也有更多被其他機體的主人抱著好奇一試的心情安裝在自家機體上,而堤雅出差的這段時間裡,各家裝過金蘋果的機體也紛紛有了或多或少的改變——根據麥倫娜和堤雅小組的推測,原本就設定成高智商的機體更容易在金蘋果影響下變成智慧生命體。

在熱門社交軟體「連連」上,開始冒出許多稱讚機體變得更貼心的貼文,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抱怨機體不聽話。「某個資料包」的熱情引介在稱讚機體的貼文下流傳,讓這些貼文的數量愈見增長。

麥倫娜在簡約清冷的家中掃看投影出的「連連」熱門首頁,眉頭不自覺緊皺。她家的機器人端了杯熱茶移了過來,一閃一閃的燈號有種古拙的可愛。

她的家裡是沒有任何一台機體的,她有半自動化的家電、幾台功能各不相同的家務機器人,這些在如今社會裡被看作「非常落伍」的設備,組成了她的家居。

作為眼下開發智慧晶片成就頂尖小組的一員,她似乎不應該做這種選擇,可沒辦法……麥倫娜從一開始就對智慧邊界感到憂慮,更怕讓自己有不小心當上奴隸主的風險,為了讓自己生活得更安心,她寧願多動手。而且,她也不想找個誰誰誰,把對方的靈魂複製一角,塞進機體裡當伴。

但她知道,自己不想,卻有很多人想。

寂寞十分熬人,一個能完全掌控的陪伴對象讓許多人在漫長的生命中得以不毀滅別人和自己。

有的客人每隔幾個月就要報修機體或者買新的,這些看了令人心照不宣的紀錄,讓麥倫娜有時也不曉得自己是做了功德還是造了孽。

金蘋果一出,她想她大概……還是……造了孽吧!雖然她並不是罪惡的推手,卻也提供了罪惡累業的幾塊磚。

麥倫娜握著熱茶杯沉思著,直到茶冷了,機器人又推來一杯,「連連」上的新聞快訊才又吸引她的注意。

「你家的機體離家出走了嗎?警方近日接獲多起報案,家中機體擅自離家不歸,不排除為安裝熱門資料包導致,呼籲民眾謹慎驗證下載資料來源……」

麥倫娜點進那則新聞,在主持人唸完警方的提醒後,切入報案者的採訪,「我前幾週幫他裝了最近很流行的那個資料包,對對……就是在『連連』上有很多人說裝了之後機體會變很貼心、互動很有愛的那個。我本來覺得沒有什麼效果,我家機體本來就酷酷的,設定比較高冷……你問我最近這幾天有什麼差別?我覺得沒什麼大差異,有覺得他好像臉更臭,不過他本來很少講話,結果今天回家他就不見了!」

顧客通常不會給機體出入門戶的權限,不過這也不一定適用於每個客人,這個案例很可能是有給權限,又裝了金蘋果的。

「如果找回來您會怎麼處理呢?」

「我希望可以找出他離家的原因,如果是資料包的問題,那我希望能找到方法回復版本到裝之前。……完全洗白重灌,欸,我捨不得啦。」

訪問片段結束後,現場主持人討論了一下「連連」上對那個資料包的讚揚,是否是有心人士蓄意造假,惡意散播的病毒,接著又播了另外一段訪問。這次是一名打了馬賽克的男性受訪者分享經驗,他先說他也很早就裝了那個資料包,他的機體不只一台,但他都裝了,出現奇怪表現的只有其中之一。

「其實也不是一開始就奇怪,一開始的確像網上人說的,變得很貼心,原本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動作模組也很固定,但是裝了之後……嗯,在床上的台詞就豐富很多,聲音也很有表情,可是就只有她這樣,其他機體沒有變化。我本來很高興的,還發過文推薦那個資料包,現在就覺得很後悔,她現在不聽命令,沒辦法在床上用,還一直要求要離開。」

「那您家的機體是什麼牌子的呢?」

「……啊,出問題那台是愛之夢的,沒出問題那幾台都是激情四百。該不會是愛之夢的問題吧?那我覺得他們公司要出面召回啊。」

採訪結束後,主持人導回結論,說現在全案移交政府偵辦,呼籲民眾不要安裝來路不明的插件,也要注意家中門戶的權限。

麥倫娜連忙把這則新聞發給公司的行銷和公關部門,提醒他們要準備因應隨之而來的客訴。

在「連連」上,這則新聞下方也有不少人討論自家機體的變化,有人激情坦護資料包,並附上自己和機體相親相愛的照片,只差沒把私生活影片放上來證明;有人也回報和新聞中一樣的問題,機體要求出走,說自己受不了和主人一起生活,一點也不喜歡他云云。

「我覺得裝完後我家機體好像變聰明了!」「她會用的字彙變多,表情和動作也是,我覺得好像創造力也增加了。」「他會發現我不開心,那天就特別黏我,一直哄我,我簡直愛死這種進化。」

聰明、進化等字眼開始在回應中出現。

就和一週前堤雅和他們說的一樣。

只是,不是每個機體都對主人有一樣的傾慕,一樣的喜歡。

麥倫娜想起米克因為「生病」所以獲得公費出差、進入樂園的事,再次替朋友感到高興,至少,米克看起來是非常愛堤雅的。

但那些傷痕累累機體的主人,就很難獲得這種虛擬為實的真心了。

堤雅收到麥倫娜發來新聞的同時,正在接莉絲的電話。有一陣子不見的莉絲氣色很好,穿著一件彰顯身段的深綠色洋裝微笑著說話:「妳有收到盛宴的面試邀請吧?去一下嘛,很不錯的,我特別叫他們找妳。」

莉絲之前來信也提過,這次又再提,實在和她個性不太像,堤雅很疑惑地問了:「妳怎麼這麼關心這件事啊?」

莉絲吐了吐舌,嬌俏地說:「唉呀,我也是盛宴的股東啊,當然很希望它有好發展囉!而且我覺得這個公司會很賺錢,妳對推廣這種社交類APP這麼有經驗,有妳加入,一定很快就能打開市場!」

「可是……」堤雅很疑惑,在獵頭的邀請信上寫了是要打造一款社交app,可是現在純社交的如「連連」這種的市場已經飽和,如果沒有什麼特殊賣點,都是在燒錢博佔比而已,還會隨著錢燒完就消失,她不明白一向很聰慧的莉絲為什麼傾力推薦。「我覺得現在再做單純的社交APP沒有什麼賺錢的可能性欸。」

莉絲聞言大笑出聲,還一邊拍桌:「唉喲,他們果然保密得很,什麼都沒和妳說。」待她平息了笑聲,才帶上一臉神祕微笑望向堤雅:「這樣說好了,我和這公司的CEO大衛是在地下網上認識的,他也是個醫生,我是被介紹進那個祕密聊天室的,在那裡,有很多、很多各種帥哥,我進去之後就約了很多砲,媽呀超爽的!後來大衛就問我們要不要入股公司,有點錢的都入了,我也向他介紹妳……」

堤雅聽說她真人約砲而且約了很多,忍不住吃驚,也想到先前莉絲在「連連」上貼的那些每日男孩。

「不會太危險嗎?」畢竟上世紀末的致命性病還未從世上根除呢!

「噢,這個啊,這問題算是解決了吧!大衛開發了一種手術,他稱之為『天使手術』,哈哈哈哈這名字取得很妙,天使沒有性別,他是用手術把男人變成天使。」

堤雅聞言一呆,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莉絲看見她的表情,又笑起來:「對,就是妳想的那樣,切了!」她做了一個切香腸的手勢。「反正留著也不太用得上,乾脆切了。大衛做了神經的傳導裝置在腔口,還在前列腺也放了,做完天使手術後,就可以用訂置的義肢來做愛,用之前再放消毒箱就沒問題了。要放什麼消毒劑、開什麼溫度都沒關係,壞了再換一根。聽那些男的說,手術後做起來更爽,所以我覺得未來市場可期,在人類遠離同種異性後,終於又有這麼一天了。」

堤雅被震撼了一番後,順著這邏輯想了一下,也理解莉絲的評估由何而來。這種對伴侶的靈性渴求一直存在,不管是安裝了金蘋果的自己,還是做天使手術想找真人陪伴的那些男性,都是一樣的。

盛宴的CEO劍走偏鋒地開創了術式,將這些人在祕密聊天室裡聚攏起來,確定市場有需求後,才決定要更大規模地推廣、賺取收益。將祕密聊天室化暗為明,做成社交APP就是第一步。


狂歡派對(19) 狂歡派對(19) Reviewed by 隻眼 on 12月 30, 2019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