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1)


堤雅所說的未來,來得卻很快,推手不是別人,正是愛之夢公司。


那天在鋪天蓋地的新聞與節目討論開始後,愛之夢的幾個創始人與公司各部門首長也同步開始線上會議,眾人眼見智慧邊界的問題一一發酵,心中不免恐慌,怕這就像骨牌一樣,是推倒公司的第一塊。大家也在討論政府可能擬出的對策,想在政策推出前先擬好預案,免得到時手足無措,危機處理失當。

「我覺得政府不會那麼短視,而且也應該有身為政府的高度,十分可能會提出『機人權』給這些超越智慧邊界的機體一個身份。」麥倫娜冷靜地以她的專業做推測。

如果這些機人也拿到公民權,那世界上的種族又要多出一個,他們是否比人類更優越?不生病,學習力超強,也不疲倦。這是一般人會設想的,但在愛之夢的會議上,這並不要緊。

「那購買者的投資怎麼辦?這樣豈不是要讓買主無償讓出所有權嗎?」有名主管點出了這背後可能的民怨,「而且這狀況只出現在我們的產品,消費者難道不會發起訴訟?」

愛之夢這品牌背負了這種名聲,無疑是毀滅性的。這才是會議中的眾人在意的首位。

但林肯還是十分鎮定的:「先不管未來法案會怎麼發展,至少,樂園裡的機體只要不裝金蘋果就從前一樣,這部分是不受影響的。事件發生後,樂園的預約也沒有任何一筆取消,所以我們一定要保住『愛之夢』的招牌,之後才能靠樂園這部分的營利再扳回一城。」

「我建議我們率先撥款成立一個『機人權保護協會』,未來可以和政府合作推動機人身份的鑑定和自主保障。」麥倫娜又開始用筆敲著桌面,「這次公司一定得付出很多錢才止損,不如一次做到周全,才有希望把品牌名聲保下來,雖然不是我們的錯,但光是告訴消費者我們沒有錯是沒用的!我們應該讓希望自立的機人和主人前來協會鑑定和退款,看買主要用優惠折扣購買最新型機體或是評估折價退款都可以,這部分要從寬……」

麥倫娜絮絮叨叨說完她想出來的解決方案後,喝了一大口水。與會的其他人則陷入靜默沉思,財務部門的人瘋狂翻著光腦界面,正在調資料估算損失金額。

堤雅做為行銷,也認為麥倫娜的方案最能顧全人權和企業形象,未來也很有機會取得政府的資源,對後續發展有益,但就是……要付出非常非常多錢。

最後,與會的所有人全票通過這個提案,公關部門漏夜擬稿,隔日,「機人權保護協會」便發布線上直播記者會,正式成立。

「所以現在是怎樣?如果家裡的機體不聽話就帶去退貨嗎?」在直播下有人這樣問。

「天哪,要給那些變異機體人權欸!他們是不是瘋了?」

「我覺得他們很面對現實,做得很好。這些機體就進化了啊,還讓另一個人這樣管制,不就是畜奴嗎?」

「我也不想要一個不合作的機體。」

「可是我捨不得換掉手上這個……雖然他好幾天不理我了……」

「我希望我買主可以帶我去。」

「樓上是機體?!!」

「我也希望我能去+1」

「+2」

「+3」

討論的彈幕出現機體回文後,便呈現短暫的人類沉默,一時間,光幕上只出現各種加數字。擁有上網權的機體不在少數,但他們過去通常只用來安靜檢索資料,為服務人類而努力,並不發聲,讓人類都忘了他們也有這權力,結果人類第一次看見他們集合意志,便是在爭取他們身為「機人」的權利。

政府的聲明也來得很快,在直播會後就發布新聞稿,說明已成立相關部門正研擬法條,會派員與機人權保護協會合作。

「我們總算是過了一坎了。」麥倫娜整夜沒怎麼休息,現在臉色蒼白糟糕,正在喝家務機器人端給她的營養補給飲。

「幸虧有妳提的這個案子,我們現在正在分析剛才直播的回應,看起來反饋還不錯。」現在換堤雅和組員全力以赴。

這時,李家安上傳了中途簡報,「大家看一下,輿論大致上算是正向,原本風向差點轉向族群對立,但是提出折舊退費、抵扣新款以及政府公告後,反對機人權的聲音分別下降了三波,現在只要再帶起一些討論,應該就可以順利收尾。」

「辛苦你了,你去休息吧!後續換琪拉跟進,你和她交接一下。」上班時區剛好卡在今日凌晨到現在,李家安跟到任務最繁忙的時刻。

琪拉聽了發出一聲哀嚎,「我也想帶我家的機體去協會,我馬上、一秒簽字放她走!」

麥倫娜聽了笑道:「妳問過她了嗎?」之前都沒聽說琪拉家機體有什麼異常。

「欸……沒問過欸,不過,給他們自由不是應當的嗎?」琪拉反問。

艾立克突然插嘴:「妳都沒問就要帶她去簽字,很像渣男強迫人離婚欸。」

琪拉搔搔頭,「好像也是……我是出差前裝金蘋果的,裝完我就出門了都沒和她聯繫,回來後她這幾天也挺安靜的,像以前一樣。我其實都要懷疑她有沒有突破智慧邊界,唉,這要怎麼辦啊!」公司與家的雙重煩惱讓她整個人萎蘼地趴到桌上。

堤雅聽著他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起要怎麼「鑑定」家裡的機體,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不幸。她毋須煩心鑑定,因為米克就是出現機人表現的第一波,她的不幸是她必須面對現實,去和米克開誠布公地談機人權和自由權,談她會簽自由協定書,會接受他所有反應,包括離開。

「叮咚!」麥倫娜發來一則私聊:「妳打算怎麼和妳的機體說?」

堤雅忍不住苦笑,她和米克這種情況,不好好處理,就會像艾立克說的「逼人離婚的渣男」,她不想離婚,又不曉得該怎麼做才能不離婚。

「我也不知道。」她回道。

「我打算在保護協會先聘一些機人,順帶解決他們工作和住宿問題,妳要不要問問米克願不願意來?」有鑑於米克是麥倫娜知道且不必鑑定的機人,優先問他似乎也順理成章。

「我回去問問他吧,他應該會接受吧!」堤雅覺得麥倫娜提供這個工作機會是給她一個下台階,她不必憂心米克獨立後是否沒有收入、沒有地方住,也不必害怕他因為沒有退路又與她虛與委蛇。

是啊,堤雅對米克宣稱的喜歡,十分沒有把握。她與他相處了十年,但在前十年中,她幾乎都以對待機體的態度對他,死板的指令,無事不召的態度,兩人這樣度過的十年大概也不是什麼美好回憶。米克現在的黏人和體貼,就像是孩子初識世界,攀著第一個親近者的手不放而已,她卻為這樣的溫暖而感動地放不開手。

然而他接下來會放開這雙手,走向更寬廣的世界。

她卻要回到一個人的冷寂了。

堤雅遊魂般地回到家門口,才深吸一口氣開門,米克一如以往帶著微笑接過她的包,半擁著她進門。

客廳裡正放著一部古早的動畫片,是迪○尼的《瓦力》,新型機器人伊芙正親吻古舊的垃圾處理機器人瓦力,讓瓦力拿回了他的記憶和性格,兩台機人又快快樂樂地重新攜手。

歡快的旋律流盪在公寓裡,讓氣氛變得溫馨而熱鬧。

「今天比較晚哦!我做了飯。」米克放妥她的包後,就轉身進廚房要把晚飯端出來。自從他從樂園回來後,就開始研究起烹飪,不想再給堤雅天天吃一道熱湯和營養劑當晚餐,樂園裡那種仿古的熱菜熱飯才符合他想像中的飲食。所以最近的晚餐天天變樣,時中時西,端看他練習到哪裡。

坐在餐桌前的堤雅就看他忙進忙出,恍惚著。待米克坐下來陪她吃飯,她食不知味地胡亂吃了幾口,微笑著告訴米克說挺好吃的,還是無法問他那些問題。

只是,米克是聰明的機人,他擁有辨識微表情的一切知識,他曉得堤雅心中有事,並不開心。

「堤雅,妳不開心嗎?」他握住她的手,摩挲著。

「……我有件事想問你。」堤雅閉了閉眼。「你看了今天的新聞了嗎?」

米克看她表情那麼凝重,也不禁坐正身體,心裡閃過無數個揣測,「看了……」堤雅想和他約法三章不要離開嗎?她想問他的意願嗎?

堤雅吐出一口長氣,說:「那你看見機人權保護協會成立的消息吧?我想你完全符合取得機人權的條件,我們明天就去協會簽自由協定書吧!」她深深凝視他:「我放你自由。」


狂歡派對(21) 狂歡派對(21) Reviewed by 隻眼 on 1月 17,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