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搭便車(2)


〔2〕
上車後,他們隨即開向高速公路,這時春節返鄉的車潮已經開始壅塞,就算是在高速上,也開不快。
李新民無所事事,只好打量起車的內裝,不愧是少爺新提的車,座椅還有新皮件的香氣,所有表面都閃亮亮的。雖然他老覺得少爺不太聰明,不過少爺的審美倒是一直很好,每次看見他,都穿得整齊乾淨,色調搭配,不會挑特別時尚的款式,但都搭得挺出色。這可能就是人說的「富過三代才懂吃穿」吧,像自己這種毫無家世的窮人家出身,都是靠私下偷看雜誌補習穿搭,才勉強有模有樣。

說起來,剛脫離有制服的高中那時,是他最多煩惱的時候。加上離家千里遠,獨自在外上學,看似淡定其實內心容易緊張膽小的李新民,著實過了好一段時間的自我高壓期。

覺得自己在學校裡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覺得好像怎麼努力都表現得不如城市出身的同學,覺得是不是會被背後嘲笑,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卻沒人提醒他……

這些煩惱他也不知道該向誰說,他父母早逝,由奶奶撫養長大,這種少年心事,也不好向奶奶訴苦;但要他向高中的同學說這種脆弱,一秒讓他過去的高冷學霸人設塌陷,這種事他也做不出來。

就像他表妹說過的,「表哥就是偶像包袱兩百斤。」

這種來自鄉下的自卑突然解除的時刻,好像就是少爺來學校找他玩的那天。

同一間高中畢業還考到同一個城市,基於同鄉的情懷,不少本來只是點頭之交同校同學都會因此而變熟。他們高中考到蘇州的寥寥無幾,除了李新民和少爺就只有兩三人,為了互相照應就拉了個小群,一開始大家還比較有興致在群裡閒聊,但開學不久後和各自同校同學混熟後,群裡幾乎就沒人冒頭了。

大家都展開了新的人生,好像就我還留在原地。

李新民正少男維持著煩惱,就看見少爺傳來私訊,問他有沒有空,想去找他玩。李新民原本和少爺不太熟,但在這低潮時刻,少爺像是踩著雲頭來救他的天兵天將,他便說:「好啊!」

那個週六,少爺準時出現在他們校門口,一身卡其風衣內搭牛仔襯衫和黑色修身長褲、高筒靴的帥氣,一路招來高回頭率。

少爺笑著說:「久等了!」

他的欣喜也傳染給好一陣子深受自卑之苦的李新民,讓他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們兩個搭上公車去走網上說是「便宜有趣」的當地景點:逛動物園。愈是接近動物園,公車上的小孩和嬰兒車就愈多,兩人已經把座位都讓出來,緊挨著彼此站在人群中。

「你去過動物園了嗎?聽說它們才剛整修過。」李新民想說點話,免得兩人太生疏,他卻沒想到在這麼近距離下說話,他的氣息直接拂搔在顧爾德耳側,直撩得身邊人快要心搏過速。

顧爾德努力深呼吸,在心裡數數,設法讓自己的「症狀」消停些。他沒想到今天出來居然會得到這種親密接觸的機會,心中又驚喜又害怕,都沒聽進去李新民在問他什麼。

李新民見他不答,以為他沒聽見,又貼近他耳邊再問了一次。這下讓顧爾德更加衝擊,耳朶都忍不住紅了。不過這回他聽清楚李新民的問題了,「沒去過。」如果不是李新民說要去,他都不知道這城裡還有動物園。

「那正好,我也是!」李新民怕少爺早就去過待會兒會無聊,既然他也沒去過,那等等應該不會冷場。他盯著顧爾德,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你怎麼有點喘不過氣?臉也好紅,是不是車上太悶了?」

顧爾德能說什麼呢?他總不能說他正在勉力對抗人類原始的衝動,只好點點頭說:「有點不通風,我有點暈。」

李新民便拉著他,穿過車上擁擠的人潮提早下了車。這裡恰好在動物園前一站,是個商業步行街,因為假日的緣故,也有一些逛街的人。

「你好點了嗎?我看我們就吃個午飯再走去動物園吧!」李新民打量著這陌生的街區,發現前面有間書店,便向少爺示意想去。

顧爾德自然是跟著他。兩人進店後,很快就走向不同的區塊,顧爾德雖然想跟上李新民,但李新民直往專業書的方向走,他一起過去也太假,只好留在雜誌區順手拿了幾本當期時裝雜誌看。

一個年輕帥哥低頭看雜誌的身影,吸引了不少原本就在店裡的妹子,她們三三兩兩聚集在不遠不近的距離,偷拍的偷拍,悄悄討論的也有。待李新民從專業書區轉一圈回來時就發現這個奇景,妹子們小聲說著「好帥啊」、「腿真長」、「氣質好好」,他這才發現少爺就算在蘇州也很吸引路人注意,一點也不比城裡人差。

這個認知突然解開了他心結的一小角,讓他僵固的肩膀不自覺放鬆了許多。

他走過去拍拍少爺的肩膀,問:「你在看什麼?」

顧爾德連忙闔上雜誌,答道:「沒什麼,就看看大衣的介紹。」快入冬了,他也該買些新的大衣,這裡和新疆天氣差太多,很多冬衣要重新買過。

李新民瞄了眼他手上的雜誌:「你也會看雜誌啊?」他以為少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穿衣有人買。

少爺理直氣壯地說:「當然啊,自己的風格自己決定嘛!」他直接盜用自家姊姊訓過他的話。

「去結帳吧!我們去吃飯。」李新民默默記下少爺手上雜誌的名稱,決定也要學學少爺在這方面的認真。

飯後,兩人終於抵達原訂的出遊目標——動物園,在午後人潮較少的園中道路上閒晃著看動物。每個獸欄還是有幾撮人群,動物懶洋洋地曬著冬初的暖陽,也有些自顧自地掛在樹上,或吃著水果。

他們正停在象區,裡面的大象正用象鼻捲起樹上的枝條,折下來吃,看得圍觀人群一陣歡呼。

「不曉得牠們成天讓人看著,心裡會不會不舒服。」李新民感嘆著。

「應該不會吧……」少爺擺弄著他的手機,正嘗試錄影。「看也不會少一塊肉,喜歡不會多加一餐,討厭也不會就趕牠們走,所以,應該No mind吧!」少爺將心比心地回答,又繼續連拍大象抽水。

「……」李新民聽了一時不知怎麼接話,少爺說得很有道理,說起來,他所有畏懼的「會不會」都沒有實據,卻一直用來把自己綁得透不過氣,這方面他還不如少爺。「你說得對。」

少爺收到難得的誇獎,十分開心,笑得酒渦都出來,說:「No mind is good!」

這句文法完全零蛋的英文,後來悄悄變成李新民用來為自己打氣的魔法咒語。

李新民從久遠的回憶中回神,開始和少爺閒聊。開長途車,副駕駛的責任之一就是幫駕駛提神:「是說,你怎麼會想買特斯拉?」雖然他理解特斯拉這種看起來高科技又酷炫的產品對少爺向來有吸引力,但他以為少爺會喜歡更貴氣的,比如瑪莎拉蒂跑車之類的。

顧爾德忽然有點語塞,不曉得要怎麼答,他又不能說實話。實話就是他想載李新民,而且要讓他平平安安地坐他的車。他之前看了特斯拉駕駛穿過加州大火的影片,覺得這車實在太酷了,連在那樣的連天漫火都可以開出一條生路,所以毫不猶豫就買了一台最新款。

「……就、就覺得它很炫啊!」少爺胡混了過去,連忙轉移話題:「欸,我們今晚應該得在武漢投宿,你先訂一下房間。」

李新民聽到要在武漢過夜,眼睛都睜大了:「為什麼我們要在武漢過夜?」少爺是不是沒把他上高速公路前的防疫宣導聽進心裡,現在還要直奔疫區……

「因為……因為車要加電,人要睡覺?」少爺不懂這個為什麼會讓李新民生氣。就算不是加電的車,也是要下去加油啊。

身為不會開車又失去身份證的無濟於事同胞,李新民沒有立場去指責車主兼駕駛的顧爾德同學,可是要去疫區過夜這件事真的讓他很恐慌。

「……好吧。」李新民在心中不停默念No mind is good,拿起手機開始搜武漢的住宿,要找一個離充電站不遠、星等也不要太低的飯店。

等他過濾出適合的選項,訂房網站上卻只剩一間雙人房了。他不死心地連換幾個APP,都是相同結果,只好咬牙下訂。武漢畢竟是交通要道,九省通衢,又是春運這個大遷徙時節,沒有事先訂,還有一間已經要偷笑了。

「我訂了,但只剩一間雙人房,應該沒關係吧?」李新民怕少爺貴氣,不習慣和別人同住。

只剩一間雙人房簡直是巨大喜訊!顧爾德笑得盪漾說沒關係,心中開始謀畫晚上要怎麼才能更親近新民一點。

\\\\\本章由特X拉汽車冠名贊助,特X拉汽車帶你逃離危難\\\\\



誤搭便車(2) 誤搭便車(2) Reviewed by 隻眼 on 1月 23,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