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搭便車(3)



等他們下了交流道,進入武漢市區後,發現這城市充滿了年節氣氛,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和燈火通明的店鋪,一點都不像新聞中說的疫區。

而且,路上的行人都沒戴口罩,看得李新民都疑惑起來,他們早上聽見的廣播難道是作夢?可是手機上兩筆購物帳單又赤裸裸地提醒他,各地都在搶購口罩和消毒用品,新型肺炎並不是他的幻覺。

如果是夢,拜託要免單。

他們在預先看好的充電站將車接上電後,就前往飯店,打算晚餐直接叫客房服務吃一吃,也免得在公共場所待太久。

「歡迎光臨,請問有預約嗎?」飯店櫃台是一位綁著馬尾的妹子,李新民終於在武漢見到第一位戴口罩的人,但是……妹子戴的是棉布口罩。

「我們是在X程網上訂的,訂單確認號是13538。」戴著口罩的李新民向旁邊的顧爾德要來身份證,遞給櫃台登記。

櫃台迅速登記完,遞給他們兩張房卡,還很親切地指引他們電梯方向。

李新民忍不住開口道:「小姐,妳怎麼戴這種口罩呢?這防護力不夠啊!」

櫃台妹子聽了有點害羞,說:「本來主管還不讓戴,說會讓房客觀感不佳,看不到我們的笑容。這是我自備的。」

「妳還是快去買一盒醫療口罩吧,每天換。快去買!不然要缺貨了。」李新民見她也算有警覺心,友善提醒她。

櫃台妹子感激地點點頭,又對他們微微鞠躬。

李新民這才拿出包裡的酒精噴瓶,往剛才遞出的身份證和手機上狂噴一氣。

「新民你真的很謹慎。」顧爾德一路亦步亦趨,除了扛行李和遞證件,就沒有需要他的事。一切都交給新民,他也樂得安心當條跟腿小狗。

「我真的希望我們能平安到家。」說著他又朝電梯按鈕噴了一下後才按。

兩人打開房門後才發現,這是一間雙人房,但不是李新民想像中的雙單人床,而是顧少爺想像中的雙人大床,幸好口罩遮掩了雙方的表情,彼此都沒發現對方的情緒。

李新民示意少爺先不要動彈,拿起酒精快速把門把、扶手、電話等容易觸碰到的地方都消毒一遍,才放下行李,安置東西。

「你先叫一下晚餐吧!我先洗澡。」李新民顧不上少爺可能不喜歡用別人用過的浴室,先強硬地指派他去點餐。

顧爾德毫不介意,拿起菜單就打給服務台,將他印象中李新民喜歡的口味都點了一些。

蔡亦帆在飯店裡當廚助已經三年了,他平日起早貪黑,非常認真上班,就希望年後評考績可以升上正廚。為此,他簡直不敢多請假,有點發燒咳嗽的,也都會撐著來上班。

最近已是年節時期,飯店每天都要花時間製作客人訂購的年菜,還要應付原本的自助餐廳、客房叫餐,人手更是緊張。所以,他雖然已經發燒兩天,還是站在爐前炒菜。有時忍不住咳嗽兩聲,他也會速速用手掩著口鼻,儘量不讓其他人發現。

他怕這時不識時務上班會被資遣,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很重要,家裡老小都指著他這份薪水呢!

將鍋裡的蟹黃豆腐倒在盤上,擦淨盤緣後,他打響服務鈴,叫前台服務生來送菜。

李新民洗完澡出來看見桌上的蟹黃豆腐、清炒時蔬和海鮮粥時,覺得顧爾德的口味和自己出奇相似,怎麼也喜歡海味和軟爛的口感。馬上喜孜孜地坐下來吃遲來的晚餐。

「我點的菜你還喜歡嗎?」顧少爺忐忑不安地問道。

李新民又吞了一口粥,難得不矜持地說:「喜歡啊,還滿好吃的。」

西台灣大陸的電視新聞上沒有什麼關於武漢肺炎的消息,倒是因為住五星飯店有外國頻道,在上面看見鄰近幾國出現了數例確診,都開始在機場開始設立檢疫關卡,攔檢發燒的乘客。新聞上也開始教民眾如何防疫、出現症狀如何通報。

兩人看著外國新聞,很認真地記著重點,然後恍然想起,這又不是他們的政府,就算記住了通報熱線,他們也通報不了。

「欸,我們如果發現病例要通報誰啊?」少爺比較了一下長短有無,忽然問道。

「嗯……」自稱防疫小能手的李新民想了一下,很不確定地說:「大概只能報警吧……」

「那可以在網上警告大家嗎?」

「哈哈哈,過五百轉可能會被認定造謠,抓去警局喝茶哦!」據說當年出面洩漏SARS真實疫情的蔣彥永醫生,後來就被軟禁監視。

聽見李新民這樣說,少爺完全失了多管閒事的想法,他怕自己被警察抓走,就不能完成載新民回家的承諾。

「我待會兒就要睡了,昨晚也是加班,今天又起得早,滿累的。你開了一天車,也早點睡吧!」李新民邊將桌上的碗盤收攏好,放在餐車中推出門外,邊向顧爾德宣告他打算要睡。

兩人同住就是這點麻煩,作息互相干擾。

等顧爾德洗好澡出來,房間裡已幽暗得只剩一盞床頭燈,還可聽見床上李新民微微粗重的呼吸聲。這景象是顧爾德夢想中出現過的,彷彿兩人一起生活起居的場景,他忍不住微笑,還用手機偷拍了李新民的睡臉。

此時已是深夜,走廊上卻還有人聲,一直不停有人開關門、拉行李、按電梯。顧爾德慶幸李新民先睡了,不然這麼吵,他又該睡不著了。

天真沒警覺心的顧爾德發現隔牆的住客騷動也沒想過去問,也就從此錯過第一時間開車逃出武漢圍城的機會。

武漢市官方半夜發布交通封鎖消息,正式將武漢成為管制疫區的事實擺在毫無準備的市民面前。

隔日,顧爾德是被走道上的哭叫聲吵醒的,對這五星級飯店的隔音效果十分惱怒,怎麼可以從昨夜吵到今早。

那些在走廊上大聲喧嘩的人也很沒公德心!

不過,五星級畢竟還是有它的價值在,顧爾德只聽見有人大聲摔門、奔跑和喊著什麼,沒法聽見喊話內容。他看了旁邊睡得臉頰紅撲撲的李新民一眼,決定出去警告那些沒公德心的住客。

「快點!你還有多少東西要拿,快來不及了!」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對房內怒吼。

「你怎麼這樣?你怎麼可以丟下媽?我們走了媽要怎麼辦?」房內是女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哭喊。

房內還隱約傳來咳嗽聲和說話聲,隨著咳嗽聲次數增加,門前的男人又後退了幾步。「妳不走,我走!」男人說完後,便倒轉腳跟走向電梯,急急按著向下鍵,像是想逃離這個地方。

女子則拖著腳走到房門前忍不住跪倒,大聲哭了起來。

走廊上的情況讓顧爾德一頭霧水,只好關上房門,打開電視看看消息。央視新聞正在播主席和D、F兩國談合作的消息,一直到末尾才有武漢肺炎的報導,確診的病例數量似乎比他昨天聽新民說得多了不少,最後還鼓勵民眾不要擔心,本國已與A國一起合作開發疫苗,加緊的話,約一年後可以產出。

聽起來好像很快,但一年後懷胎十月孩子都落地了呢,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顧爾德搖搖頭,拿起手機開始刷新聞,他這才看見斗大的「武漢封城」。

他馬上想到昨天半夜不尋常的騷動和剛才急著坐電梯走的男人。連續刷了幾條發現政府居然趕在夜裡發布了消息,早上十點後就封禁所有的公車、地鐵、鐵路、機場,接著就會封高速公路了。

現在已是上午九點多,要走就要快。

顧爾德連忙到床邊搖著李新民的肩叫他,這才發現新民的臉紅得不太正常,他將手擱他額上一摸,新民正在發燒!

這嚇得顧爾德三魂掉了七魄,聯想到新民昨天在車上講的那些染病徵兆,差點就要哭起來。

「不行,不行,我要振作,要照顧新民,愈是這時候才愈能看見我可靠……」顧少爺喃喃自語為自己打氣,鎮定下來後去將昨天帶進房的行李打開。幸好李新民未雨綢繆將藥店買的防疫藥品也帶上一份,少爺拿出退燒藥、酒精、溫度計,先試著幫新民退燒。

李新民燒得迷迷糊糊地,勉強睜開眼睛,就看見床邊幫他換額上溼布的顧爾德,隨即怒眼圓睜,打了他手一下。

顧爾德不明所以,還安撫他:「新民是想吃東西嗎?我再叫點東西來吃好不好?」

結果馬上被打了第二下。

看見少爺呆呆的表情,李新民真是氣得差點又要再燒上幾度,他勉力開口道:「……我沒戴口罩,你也沒戴!」他講的防疫知識都被狗吃了嗎?「現在也不能叫客房服務了,我有帶乾糧,你幫我泡個麥片。」

他的聲音嘶啞,講著講著,忍不住要咳嗽,便用自己的衣袖擋著,不讓飛沫散出去。顧爾德連忙取來口罩幫他戴上,自己也戴了一個。

李新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又說:「你手剛才消毒了嗎?沒消毒不能拿口罩戴。」

小狗顧少爺連忙聽令,消毒、戴口罩、泡麥片,兜兜轉轉做完,才發現李新民傳了一個訊息給他。他狐疑地點開,發現是新民列出的照護方針,從飲食、服藥到清潔方式都寫得很清楚。

但末尾寫了一句:「但是,如果可以,你就把我送到醫院,就快點離開武漢吧,這樣對你比較安全。」

顧爾德急急走向床邊道:「我才不要走,我要留下來照顧你!」

\\\\\本章節由X程網冠名贊助,X程,就是連疫區都有房\\\\\
誤搭便車(3) 誤搭便車(3) Reviewed by 隻眼 on 1月 23,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