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搭便車(4)


〔4〕
李新民想勸他又讓自己咳得喘了起來,邊咳還要拍開顧少爺想幫他拍背的手,讓他更累,好不容易停息下來,他決定還是仰賴科技的結晶溝通。


【做為朋友,你已經幫我夠多了,我不能讓你面對更多風險。】

顧爾德看了訊息,眼眶都要紅了,說:「難道我要丟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嗎?不可能!」他鼓起勇氣坐上床沿,用力抓住李新民的手,「而且我才不想當你的朋友!」

李新民見他又抓住自己的手,連忙要掙脫,聽見他這句,又好氣又好笑。

【不想當我的朋友,你是想當我的死對頭嗎?】

「不是……」顧爾德臉上的紅暈已經泛過口罩上緣,整個人像熟蝦一樣。「我是想、是想……當你男朋友……」

李新民吃驚地瞪大了眼,忘了要打字:「你說什麼?」

顧爾德乾脆一不作二不休,閉著眼睛坦白了一切:「我從高中時就喜歡你了,但是不敢說,一直都很想告訴你……」

不,我不是想知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李新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掙開少爺拉著他的手,打了一個訊息:【我想靜靜。】

顧爾德只好一步三回頭地離開床邊,去沙發邊假裝鎮靜。他其實非常不安,高中時代,李新民周圍也不乏有一些女孩追求他,但他都說學業為重,沒有和她們發展什麼關係。至於新民大學時代有沒有交往對象,這個他沒有掌握到,因為那時他們關係不親近,又不同校,就算他天天在網上偷看新民發的消息,也看不出什麼來。

根本不曉得新民喜歡男生還是女生,唉。

顧爾德向天祈禱李新民和他一樣喜歡男生,或者至少是雙,這樣他還有一點機會。

李新民則在高燒和呼吸困難的混沌中,勉力保持清醒。突然發現他以為的小夥伴並不單純,真的讓他嚇了一大跳。並不是他歧視同志,只是從沒想過少爺對他存著這種心思。

難怪他們不同班又沒什麼交集,少爺卻常湊上來硬要加入對話;莫名喜歡來他面前炫耀,也許是少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話題想和他聊天;來蘇州念書……莫非少爺來蘇州念書也是追著他?

李新民盯著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看起來很喪氣的少爺,覺得這個推測的可能性很高。

不然就憑少爺家的財力,大可以在北京找間二等大學念,來蘇州這個沒有地理優勢也沒有親人在的地方才真正奇怪。

拼湊著記憶裡那些原本莫名其妙,如今開啟意義的片段,加上少爺這兩天的表現,李新民覺得他好像沒有想像中排斥和少爺在一起這件事。

難道這是吊橋效應嗎?但現在的情況是他本人才是那座會使人失足的吊橋。只要少爺不走上來,快點離開,那不感染新型肺炎的機率就高不少,平安健康的機率也是。

他們在靜默中各懷心思,而時針終於過了十點。

顧爾德走過來床邊對著李新民說:「我不會走的,而且現在也走不了了,武漢封城了。」

看見李新民再度吃驚的臉色,顧爾德緩緩解釋:「飛機、火車、地鐵、公車全都停了,船也停了。估計高速公路也要封了。」

李新民連忙打開新聞網站,一搜,哇!竟然真的出現封城新聞;他又上了某博,也有幾個飄紅熱搜,封城消息下面依省籍不同各有立場。人在武漢的焦急憤怒哭天喊地,人不在武漢的則叫他們要乖乖接受封城,千萬不要跑出來害人。

好像封城令一下,在裡面的千萬人都瞬間得病,可以傳染似的。

李新民看看新聞宣布的時間,很是無奈地看向顧爾德,這傢伙算準了時間到才和他說封城消息,真是鐵了心不打算走了。

李新民嘆了口氣,將訊息傳給顧爾德:【我現在沒力氣出門,你能一個人去超市搶一些餅乾、泡麵和漂白水嗎?】

顧爾德見新民改了趕他走的心意,傻笑著點頭說:「我可以的。」

【那你出門要帶著酒精和口罩,不要拿下來,不要摸口鼻,手在進車前都要消毒。要是能去藥局,就再買一些口罩、酒精、手套之類的。】

顧爾德在新民千叮萬囑中出了門,門外已是一片寂靜,絲毫不能想像早上的情況,他皺了皺眉,不曉得要不要向飯店通報這一層有病人的事。

在按下電梯鈕前,少爺突然長了心眼,拿出口袋裡的酒精噴瓶噴了一下才按,進電梯更是把整個面板都噴過一次,自助助人。

街道上的人與昨日相比都有點行色匆匆,而且開始戴上各式口罩。一有人咳嗽,旁邊的人立刻倒退三步,彷彿非常危險似的。

等顧爾德到超市,現場和年貨大街現場相比也不差多少,人山人海,都在搶架上的生活必需物資。超市的訂價也飛快反應需求,蘿蔔、白菜都破百,但還是有許多人在搶。

顧爾德哪經歷過這個,少爺過去上超市的經驗寥寥可數,他被大媽大爺的人浪沖來沖去,繞了超大一圈才接近已經被搜刮得七零八落的泡麵區。此時也不管什麼口味了,能拿的就搬一些。

少爺還非常機智地去扛了能量棒和冷凍食品,等他左挑右扛地出了門,這間超市也快被還留在武漢的人搬空了。

他離開飯店前曾經問新民為什麼要叫他去扛泡麵,新民是這樣說的:

【因為人遇到這樣不可控的事情時,如果不是否認,就會陷入恐慌。恐慌的人為了讓自己更安心就會囤積他們認為的救命物資,比如說口罩、酒精這些東西,搞不好也有人覺得SARS用板藍根,現在也買些比較安心。還有食物,我們也要考慮。如果疫情真的爆發,人人自危,誰會去下田?誰會去工廠上班?誰會送貨?如果都沒有,那我們吃什麼?對我們這些旅客來說,吃泡麵是最簡單的了。】

從今天攻占超市的人來看,新民說對了。大爺大媽們無不扛著白米、油和菜肉,就他一個人風景特別不同。

少爺經過超市一役,等他再進入情況更艱鉅的藥房時,多少靠著先前的經驗值不再容易被擠後退了。

但要想買到口罩和酒精宛如天方夜譚,兜兜轉轉好幾家店都如此,少爺只好摸摸鼻子開車回飯店。

房間裡光線昏暗,李新民又埋在被中睡了過去,可臉上仍有發燒的紅暈。回來後洗過一遍澡的顧爾德擔心得不得了,連忙擰了毛巾幫他降溫。

是不是帶新民去醫院看病比較好?

醫院現在有單人房的床位嗎?可以住院嗎?

顧爾德上網一搜,病人擠滿候診室連走廊都沒位置的照片、深夜院外仍然大排長龍的照片、哭訴醫生不肯寫確診證明,無法有床位的文,接二連三。看得他冷汗直冒,又愧又悔。

如果不是他說要到武漢住一晚,這些事可能都不會發生,新民不會生病還不能看醫生,他們不會受困愁城,也許現在都到新疆準備要過年了。

都是他的錯。

可他又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和新民一起說說話,最好新民可以對他產生一些好感,他們可以從此更加熟稔,讓他更靠近他一點。

不是像現在這樣,新民被他連累出了事,而他無能為力。

顧爾德喪氣地坐在沙發上,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起。

=====
感覺我寫下的大綱都成了預言,整個囧。
誤搭便車(4) 誤搭便車(4) Reviewed by 隻眼 on 2月 06,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