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搭便車(5)


〔5〕
來電顯示是「太后」,顧爾德連忙接起來,不敢讓太后等待太久。

「弟弟啊,你怎麼還沒到家?不是前幾天就出發了嗎?」



顧爾德經過這兩天急轉直下的生活,再聽見媽媽的聲音,一時間居然有點哽咽。他不曉得是否該據實以告,怕他們會太擔心,又或者身在新疆老家的父母並不知道武漢發生疫情的消息。

思考了一下,他還是決定告訴家人現況:「媽……我、我和我朋友現在困在武漢。」

手機那端突然傳來咔啦喀啦的雜音,過了一會才又傳來顧媽媽假作冷靜的聲音:「沒事、沒事,手滑了一下。你們在那邊錢有帶夠嗎?情況怎麼樣?」

媽媽還會問他情況,看起來武漢疫情的消息也傳到新疆了,顧爾德看看床上昏睡的李新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照實說,他不想聽到媽媽叫他自己先想辦法離開的話;瞞著家裡,又怕萬一出了事。

見另一頭居然答不上話,顧媽媽也沉默了,「……情況不好,是不是?」

「是……我朋友他發燒了,可現在沒辦法去醫院,醫院外隊伍排得老長,根本看不上病。」

顧爾德心裡好想問媽媽他該怎麼辦。

顧媽媽聽見這回答,也開始心急上火,不過新疆離此太遠,她再急也沒用,氣得連連拍打身旁大兒子的背,恨不得背生雙翅飛去幫顧爾德處理這些事。

砸錢行不通,就多砸點錢。

金石所致,精誠為開。

「你等等啊,弟弟,媽這就去打電話,我們試試看啊!媽一定想辦法把你弄出來!你萬事小心,照顧你朋友也要小心,一定要平平安安回家來。」顧媽媽說著說著,聲音忍不住支離,在掛斷之前,顧爾德懷疑他聽見了一聲嗚咽。

媽媽不好過,他也很難受。他不停幫李新民換頭上的溼毛巾,幫他擦身體,在網上搜各種替高燒降溫的方法,恨不得馬上就生效。

夜裡,他躺在沙發上,聽著李新民短而帶喘的呼吸聲,充滿恐懼,難以入睡。

他在腦中清點著他和新民的物資數量,企圖想從充足的各種食物藥物口罩中得到一點安慰。有一個堪稱安穩的巢,能幫他在搖搖欲墜的現實中,攀住支架不掉下去。

朦朦朧朧中,天已發白,他忽然聽見窗外傳來接連不斷的金屬敲擊聲,傳自稍遠的別棟建築,似乎有人拿著鍋在陽台上瘋狂敲著,還一邊大喊著什麼,鄉音濃重,加上距離遠,他也聽不清楚。但聲音裡的憤怒和哀傷卻無須言語,那人就這樣一邊敲一邊喊,直到嗓子啞了,手痠了,那求生的聲音才衰弱下去,終至停息。

顧爾德呆坐在沙發上,覺得很冷很冷,於是移到床邊,握住因為發燒而滾熱的新民的手。

他的動作吵醒了本就因為發熱而睡不安穩的新民,新民看見少爺眼眶發紅手足無措的狼狽模樣,勉力掙出他的手,慢而笨拙地拍了拍少爺的頭。

顧爾德的嗚咽聲終於再也忍不住,從口罩後傳來。他低下頭想遮掩,不想讓新民看見他這麼不可靠的脆弱。

「……嘿,你聽我說……」李新民努力發出聲音,「你現在害怕了嗎?後悔沒有早點走了嗎?」他現在說話像刮擦黑板一樣難聽。

顧爾德聞言瘋狂搖頭,他才不是因為這種原因落淚,他的害怕不是怕他自己出什麼事,他害怕新民出事,害怕家人擔心,他是哭自己的無力。

「你留下來,就足夠勇敢了。」李新民又拍了拍少爺的狗頭,「別怕,也許我們要見證傳說呢……」

「還有,快去洗手消毒,別到床這邊來。」

少爺煮了當早餐用的泡麵,還別出心裁地在裡面放了乾燥高麗菜,對烹飪毫無概念的少爺自然不知道光用泡麵三分鐘的熱水不足以將菜葉浸軟。「我還想加個蛋,但我想應該不會熟吧!」

回應他的是李新民有點無力的點頭。

他們打開電視,卻見上面播報的新聞一片歌舞昇平,春運的情況仍然是今天的新聞熱點,播報的消息多半是哪兒回堵哪兒十分通暢,只在最後的三分鐘稍微提了一下武漢封城的事,但強調疫情可防可控,武漢有最高級的P4實驗室,這裡絕對有實力處理後續治療藥物和疫苗的研發和檢測。要民眾不要聽信網上謠言,恐慌混亂。

微博上消息宛如燎原野草,一歲一枯榮,春風吹又生,武漢的各種影片、照片和文字敘述傳上去又被刪,只有精通關鍵字搜尋與備份者可以在上面打撈到一點真實。

【你手機有裝梯子嗎?】李新民打字問少爺。

「什麼梯子?」顧爾德滿臉困惑,不曉得這又是什麼神奇app。

李新民用手打了自己頭一下,自己真是高估了少爺,這種違法又複雜的事,少爺一向是沒興趣的。但他自己之前都仰賴公司的VPN,剛出社會口袋也窮得很,付不起穩定VPN每個月的月費。現在想要翻出牆外看看,卻一時沒有辦法了。

李新民向少爺解釋了梯子為何,智商有缺但錢不缺的少爺馬上開通了VPN。新民叫他在境外幾個常見新聞網站刷消息,特別是鄰近國家和台灣的新聞,遇到這種隱然要發展成大疫的情況,周邊國家一定最緊張,台灣有那麼多台商在武漢,消息應該可以繞道傳出去。

《武漢醫院路倒病患無人聞問》、《武漢火葬場24小時運作,死亡數低報》、《醫護口罩防護衣不足,民間物資堵塞》、《紅十字會分配物資失能》等等訊息突然映入眼簾,叫少爺一時無語。

還有一篇路倒集錦的,搜羅了武漢傳出牆外各種莫名倒在路上的拍攝影片。這些脫序行為和物資緊缺使少爺更緊張,「就沒一台報點好的,台灣的新聞怎麼這麼仇中!」

【如果本來就不做好事又 一直威脅對方,是要如何讓人家報好的?】長期翻牆的李新民對台灣有同情的了解,也不會責備台灣向來自由自在的新聞取向。翻牆了還拿牆內的尺子要求所有人,簡直滑稽又可笑。

少爺又翻了翻英語系國家的新聞,結果寥寥,除了少數幾國有中國遊客發燒確診,其他新聞都還圍繞在政經時事,僅分了一些篇章探討中國封城這個手段之激烈,是否過當。

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也和中國新聞差不多,都說疫情沒有SARS那麼嚴重,群眾不要過份恐慌。

少爺看完後一臉複雜,不知道怎麼和新民說他讀到的內容。

【你怎麼啦?】新民看他表情怪怪的,於是問他。

「我有點懷疑我英文能力,是不是讀錯了?」說完他把世界衛生組織的最近的公告念一句譯一句,又詢問地看向新民,「我沒譯錯吧?」

新民好歹也是不錯的大學畢業,現在又才剛畢業沒多久,英文還沒完全還給老師,粗聽了一遍也沒什麼錯處,然而這才是最詭異的地方。

【等一下,你查看看世界衛生組織現在的頭兒是哪國的。】

顧爾德連忙查詢,「是衣索比亞的。」

【那難怪了,是仰賴我們政府援助的帶路國家啊,怪不得堂堂一個國際組織的說法和我國這麼像。】

公信力呢?信譽呢?這些虛華都不值錢的,中國讓世界知道錢才是真的,其他都可以再談談。

少爺繼續在牆外網上流連,試過各種關鍵字,爬到一篇台灣的熱燙剛出爐新聞,說是因為先前有開發同為冠狀病毒的MERS奈米疫苗經驗,有望加速開發製程,後來居上,在90天後進入動物實驗。

90天,這可比先前A國說和我國合作,一年之後才能完成的那個疫苗快多了!

顧爾德興奮地搜起這個奈米疫苗的相關訊息,可惜新聞太新了,並沒能找到。不過,他發現這新聞迅速地被搬運到牆內,並且開始引發罵戰。

「快把技術交出來給國家量產啊!」

「一個省有什麼好驕傲的,現在還不出來共體時艱!」

「收歸國有+1」

「不給就核平!」

先前台灣宣布禁止口罩出口一個月時,網上也有一波腥風血雨,在中國境內買不到口罩、被抬價的怨恨,通通透過網線砸到台灣上,一種「憑什麼他們有」的嫉妒眼紅化為汙言穢語,微博一時都是仇恨文字。

現在這個可能最快速研發成功的疫苗曙光,再次點燃了人民群眾的激憤,

顧爾德一點也不敢笑別人,他此刻真的真的非常想要那個疫苗來救新民,在心底他明知道這等於強搶,卻沒有去計較它的餘裕。

可能人到窮處就會這麼面目醜陋而卑劣吧,屈就於唯一執著的渴望,放棄諸如理性、禮貌、文明之類的東西。

少爺的手機突然又響起,太后終於再次打來!顧爾德滿懷期望地接起電話,希望母親已經用錢砸出一條血路。

「弟弟啊!媽和你說!媽通過你舅舅他客戶的姊姊的妹夫終於想辦法聯絡上武漢軍中的人了,給了一筆錢,說可以接你們去軍醫院。」

\\\\\本章節由X師傅方便麵冠名贊助,X師傅方便麵,加了水就像有師傅替你煮了麵\\\\\





誤搭便車(5) 誤搭便車(5) Reviewed by 隻眼 on 3月 01,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