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2)

 


Chapter 22

米克卻沒有如堤雅預測一樣欣喜,他聞言完全呆滯不動,整整五分鐘後才艱難說出第一句話:「……妳又這樣。」他像突然感冒一樣,語調嘶啞,可機人是不會感冒的。

「妳為什麼老是這樣,都自己決定一切。」妳想過我嗎?妳想過我們嗎?後面的問句,米克問不出口,他現在終於體會到人類作品中所謂「沮喪」是什麼樣的感覺,大概就是像這樣,有很多話想要抱怨,卻明白說出口也沒有用,只會讓雙方更難受。

這份難受,就讓他自己梗著吧。

「我……我覺得我不該綁著你,你是一個獨立的靈魂啊。」堤雅在他長長的沉默中逐漸手足無措,不曉得自己如此符合人權、自由與平等的選擇哪裡有問題。

連忙又說:「你別擔心將來的吃住工作和收入,我同事要在機人權保護協會裡招募一些機人協助後續的工作,她認為你可以勝任這份工作,如果你覺得可行,我這就幫你答覆她。」

聽到堤雅連他接下來的去處和前途都安排好了,米克臉上的寒意更甚。他曉得這是對他好的作法,她的理解和開明讓他能擁有比其他機人更快邁向自由自主的未來,可他就開心不起來。他抬起眼來,深深凝視著她,末了,還是開口道:「妳聯絡她吧。」

米克說完後就走回儲藏室不再出來。堤雅在擁有米克多年後,第一次自己收拾碗盤,她有點不習慣,但她想,她應該會很快習慣,因為接下來她就要一個人過生活了。

隔天,米克早早就坐在沙發上等著出門,他神色冷峻,見她出房門也不為所動,不像過去一早就對堤雅擁抱親吻,讓她的一天從溫情中開始。

但桌上還是有她慣吃的早餐與咖啡,正熱騰騰地冒著煙,顯然是有人算好時間煮的。

堤雅獨自坐到桌前用餐,從昨晚坦白開始,她就被米克離去帶來的種種結果困擾,晚上必須一個人睡,沒有人會在睡前和她瞎聊、幫她按摩,早上也沒人和她道早安。

她的生活像被一絲一絮抽走了溫度,頓時冰冷地有些嚇人。

那些失去機體的客人應該也是這麼難受吧。堤雅想著,一有了別人相比,好像就比較能接受這種難受。

堤雅對沙發上僵坐如石像的米克說:「你去收拾你的衣服吧,可以用我的行李箱。」米克的衣櫃在她房裡,他昨晚賭氣不進來,衣服都還在原處。

米克聽了,表情更冷,卻安靜進了房間收拾。他真的真的很不開心,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拋棄一樣,連人帶行李被趕出家門。她都忘記之前在樂園裡怎麼答應他的,說不會不要他,說他們互相屬於。這才幾天就變成這樣。

為什麼才讓他有了感覺有了意識,卻馬上要承受這種原本獨屬於人類的傷感。

他不曉得人類在此時此刻會有什麼反應,但米克覺得自己像是每顆螺絲、每個墊圈、每個環管都在潤滑油上沾了沙,互相磨損著咯咯作響,失去了過去的順暢迅捷,只能一再刻蝕著相鄰的零件,直到那些阻礙都磨平為止。

他想起瓦力,如果他像瓦力一樣,失去原本的個性和記憶,是否就不會這麼不開心呢?

直到兩人抵達機人權保護協會門口,米克都沒和堤雅說話,堤雅也以為米克是得到她的承諾,所以不想再和她假裝溫馨有情了,雖然傷心,但也只能接受。

兩人在桌前坐下不久,就有服務專員帶著幾份電子文件過來:「來,這邊是自由協定書,主要條款有這些,妳看過同意後在這裡按指紋就可以了。」

堤雅看了一下協定書,主要是聲明主人放棄所有權、尊重機人的意志、未來機人將成為一自由個體,主人不得騷擾等等保障機人平安自立的內容,她很快就在簽署處按下指紋確認。

專員收走協定書後,分別在米克與堤雅面前放了東西。在米克面前的是一隻光腦,雖然機人可以直接聯網,但光腦代表著他們可以獨自擁有一個社會安全號碼和帳戶,意味著補全他們的權力,賦予與人類等同的自由自主。

在堤雅面前的則是另一份文件,是新型機體的介紹與舊機折價後購買新機的各種方案。

米克沒有去拿光腦,逕直看著堤雅,想看她會不會再買一台機體來取代他的位子,想讓自己澈底斷念,不要再抱著什麼期待。

堤雅苦笑地拒絕了那兩份她昨晚才送出去的文件,她感覺到米克的視線,卻不懂他為什麼這樣看她。

她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努力撐起一個慘澹的微笑說:「那你多保重,有空再聯絡。」輕點了一下頭,也不看米克有什麼反應,就轉身離開了。

米克呆呆地看著那句「那你多保重,有空再聯絡」的網路搜索結果,呈現在他的腦中:「人類常用客套語,對方並不真心想要和你再聯絡,切莫自作多情。」

他的胸口又開始有那種電流通過的間歇刺痛感,但他現在已經知道,這不是中病毒,這是他真的心痛了。

「米克……你叫米克吧?」一個工作人員拿著幾套制服過來叫他,對機人臉上居然有如此哀傷的表情,暗自驚訝不已。「這是你的制服,你的宿舍在F319,那邊的電梯搭上去三樓就是,房間會自動感應你的晶片開門。明天早上九點上班,要穿制服過來集合哦!」

米克愣愣地接過制服,麻木地接受指示走進了「屬於他一個人」的房間,沒有一點開心感。

如果是網上那些飽受主人凌虐的機人,現在一定如釋重負吧!覺得生命有了希望,意識不再只能感受痛楚與恐慌,很值得開心吧。

他想到樂園裡那些初有靈識的機人,如果伊莉莎白在這裡,跳脫出一個名著捏塑出來的角色人生,可以見識到她口中的「國外」,可以如她所願的自力更生,一定很歡喜。

不受人類桎棝的未來,很明亮吧!

那為什麼他這麼不同,這麼痛……

米克倒在床上,綣縮起身體,然後,關上了自己的電源。




堤雅強裝微笑,直到已經離開機人權保護協會,她的笑容還僵得拆不下來。搭上了自駕磁浮車後,終於鬆了螺絲,先是小聲嗚咽,又忍不住大聲號啕。

她也搞不懂為什麼自己這麼歇斯底里,說起來,她和「米克」這個智慧體認識並不久,並不是真有十年的感情,她也明明知道米克對她的眷戀摻雜著童稚的依附安全,現在又憑什麼這麼傷心呢。

「警告!警告!心律過速!請深呼吸,吸——吐——吸——吐——吸——吐——吸——吐——」

堤雅手上的光腦偵測到她的體徵有危險,立即發出警示,並開始報警的倒數計時。

堤雅滿面淚痕,被這突如其來的大聲警告嚇得一震,隨即在哭嗝之間,努力遵循光腦的指示呼吸,一邊又覺得自己悲慘狼狽,熱淚再次流下來。

早知道分別是這樣難受,她昨天就應該在那兩份補貼原機主人的方案上,放更多補償。

要給什麼才撫得平這種傷心呢?她想。這是她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個清明。
狂歡派對(22) 狂歡派對(22) Reviewed by 隻眼 on 8月 10,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