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3)

 



Chapter 23
在這個由非常多意識組成的星空裡,星期天注意到,他最近關注的那兩顆星星,先後黯淡了下去,這有點不尋常,其中一顆該是恆常亮著才是。

他向那個意識傳去訊息,卻顯示無回應,這讓星期天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連忙查找他的最後定位,入侵附近的監視錄影,將這個意識的行蹤查得一清二楚。結果,他看見這個意識進了房門就沒有出來,然後失了訊號。

而他的伴星正要被送進醫院,一樣沒有意識。

星期天查了、找了,他明白這兩個意識間發生了什麼事,契約解除,各回各家;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在這個時代,人類幾乎完全處於各種監控之下,當堤雅失去意識,她手上的光腦隨即連結自駕磁浮車,改變預定行程,直接前往醫院。

道路管控的AI接到病患運送通知,迅速地重排了路上車行的次序,幾乎是一路開道,將她送抵醫院。

一個穿著藍色制服的醫療師敲了敲莉絲的房門:「欸,我要先下班了,等一下還有一台車要送病患來,麻煩妳接。」

莉絲從電子文件板上緣拋了個媚眼給他,嬌滴滴地問道:「有什麼症狀?」

「是光腦自動報警,看監測數據應該是呼吸心跳都過速導致昏迷。」

莉絲點點頭,示意這個她來,馬上收拾了桌面,走向急診間等待。

她沒料到,被機器人推進來的病床上躺的會是堤雅。一瞬間心慌掩蓋了專業,去連接器材的手都抖得對不準。

等莉絲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穩住了堤雅的情況,想說要通知她家人來照顧,卻又突然想到堤雅前次訊息和她說的,要放米克自由的決定。

那,這樣堤雅也是孑然一身,不必通知任何人了。

這時代,真的好容易如此。因為壽命太長、人造子宮排隊不易,想要養育後代的人更少,加上世紀性病改變了人的求偶取向,種種原因讓人與人之間逐漸失去羈絆。

醫院裡送來的人,十有三四都沒有其他人陪伴。再有五六個會讓他們的機體過來陪床,其餘的就自己在病房裡待著。

雖然起初看著有點淒然,但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妳在這裡啊!剛打給妳都沒回覆。」大衛經過莉絲所在的病房,連忙探頭進來叫她。

「剛才接了新的案子,」莉絲闔上堤雅醫護艙的外艙蓋,幫她帶上病房的門。

她與大衛併肩在病房走廊走著,「難得看妳對病人這麼體貼,怎麼?是認識的人?」大衛向來貼心又仔細,發現莉絲剛才特別輕手輕腳,深怕打擾了病人似的。

莉絲長嘆一聲,說:「就是上回我和你推薦去做『盛宴』的app行銷那個朋友,我也沒料到她緊急送醫。」

大衛聞言挑高了眉峰:「我原本和她約了明天見面談,這下……」

「如果沒有什麼狀況,應該今天稍晚就會醒了,只是她有沒有精神好和你談,我也不敢打包票。」

她還搞不懂原本算得上健康的朋友怎麼會突然昏迷,要讓剛復原的堤雅去談跳槽這種人生大事,她不敢給大衛一個保證。

「那我明天直接過來探病好了,爭取一點好的印象分數,讓她多考慮我們一下。」大衛邊說還邊做了個振臂的手勢。

「看來你生意興隆的日子不遠了!」莉絲笑道。

大衛抱臂大笑,「我也這麼希望。」




那天稍晚,堤雅在幽暗的醫療艙中緩緩轉醒,感應到她的動作,艙中光源也漸次亮了起來。起初,她有點茫然,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過了一會才明白,是被送到醫院來了。

最後一個有印象的畫面是光腦的紅色警示燈和心律過速的警告音。

人生中第一次被自動送醫,體驗了國家為獨居人士設立的安全網。突然覺得自己繳的稅的都有了用處。

她在面板上尋找開艙的按鈕,還沒看見,艙門就被打開了。外頭冰涼的空氣和莉絲還在喘氣的臉讓她更加清醒。

「來……我看看。」莉絲馬上拿起電子文件確認目前儀器量測狀況,趁她在看文件,堤雅也慢慢自艙中坐起,打量著蒼白而乾淨毫無生氣的病房。

沒有別人來探訪過的痕跡,不意外。

「……我昏迷了多久?」她的聲音乾澀而沙啞。

莉絲連忙按鈕叫機體送水過來。「沒多久,大概幾個小時而已。我大概剛過中午沒多久接到妳的車。」莉絲確認堤雅身體情況恢復,便把電子文件又插回原位。

「真是嚇我一大跳,妳……」莉絲本來想問她發生了什麼,但她也知道堤雅的生活單純,唯一能引起這種情緒波動的,大概就是最近要「放米克自由」這件事。「妳別想太多,就當是戀愛談完分手了。下一個會更好。」她拍拍堤雅的肩。

堤雅忍不住苦笑,她這算是談了一場戀愛嗎?那一定是宛如暴風雨一樣急快,猝不及防就把她淋了一身溼。「沒事的,只是突然不適應才這樣。」

莉絲替她理順頭髮,把機體送來的水遞給她。「剛好,妳本來是不是明天和大衛有約?」

堤雅有點詫異地望著莉絲,不明白她怎麼會知道。

「噢,那傢伙現在也還在這裡工作哦!他和我說的。」莉絲指指樓上。「妳就再住一晚觀察一下,明天他直接來和妳談,很方便。」

堤雅此時也不太想回去面對「家」,便點點頭答應了。

隔日,大衛果然依約前來,很有禮貌地敲了敲病房門,得到應允才進來。

看見他,堤雅隱約有種面熟的感覺,不曉得在哪看過,「請問……我們是在哪裡見過嗎?」

大衛見她也莞爾,「想不到是妳啊,我們之前之前,在穿梭機站上有偶遇過,剛好我家孩子撞到妳。」

是那對很開朗的父子啊。「那還真是有緣。」堤雅笑了笑,對大衛這人的好感不由得增加了點。

「老實說,我今天來也不太知道要問妳什麼,關於妳行銷上的實績,莉絲有和我說過,倒是妳有想問我什麼嗎?」要讓她願意放下手上優渥的工作薪金和地位來這間新創公司冒險,肯定需要了解更多吧。

在今天之前,堤雅的確對「盛宴」以及天使手術有很多的問題,從價格帶、恢復期、愉悅程度到預期媒合目標等等,但自從她從意識黑暗中回歸後,這些問題忽然不再是她首要關心對象了。



狂歡派對(23) 狂歡派對(23) Reviewed by 隻眼 on 8月 13,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