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4)

 


Chapter 24

堤雅想了一下子,才說:「我本來打算要問一些關於數字的事,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更想知道你當初為什麼會想要研發天使手術,這手術只有男性能做吧?想做天使手術的男性對……對這個術式又有什麼看法呢?」

一長串的問題,好像媒體採訪,要尖銳而深入地找出他的陰暗心思。

不過大衛對此早有準備,他在開發前後和在深網成立地下聊天室後解釋過很多次,已經從一開始的磕磕絆絆到現在流暢又有故事性。

理念和細胞一樣可以不停增生修復。

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說道:「妳講得很隱晦,但大可不必如此,切雞雞就切雞雞,講出來大家都要接受。」

這個直截了當的發言害堤雅差點噴笑,瞬間讓剛才正式而嚴肅的氣氛輕鬆起來。

大衛又說:「下面我就直接用『切雞雞』代替那個拿來美化的名字,」他做了一個加雙括號的手勢,很俏皮。「我當時……我當時已經有小孩了,然後妻子和我離婚,所以我開始構想把沒用的東西切掉這件事。」

他看見堤雅驚訝的神情,她的反應正如過去聽他說過這件事的其他人——他居然是曾經擁有一個真人伴侶,還是千百萬人中少數想生小孩,還抽中了人造子宮的幸運兒。

「其實我也想過,我和妻子之所以走到離婚,是不是因為我們無法真的以肉體結合的關係。」那樣的家庭生活想想實在詭異,兩人起初也是心靈上互相吸引,才決定結婚,但婚後卻礙於世紀性病無法真正結合。

當然社會上有一派人覺得,只要雙方都很貞潔,那真的做愛又有何妨?

大衛一開始也這樣想,他們甚至私下做過幾回,但後來愈來愈少,妻子看著他的眼中有防心,他又未嘗沒想過妻子出差不在的時候是否做了危險的嘗試。他們都是熱烈而喜愛冒險的人,也是因為性格相近才在一起,但到這時,這性格卻成了猜疑的基點。

到最後,他們都擁有各自的臥室和自己的機體。他們說好了,不讓機體到臥室以外的地方活動,也提供了彼此的資料方便輸入。

不過,他曾悄悄探頭看過,妻子的機體並不是他的模樣,他的機體,也未設定成妻子的樣子。

異床異夢的婚姻,無法持續很久,整個就像是社會實驗的笑話,他就是笑話的主角。

大衛苦澀地笑說:「我們試過真的做,但是……還是因為彼此猜疑失敗了。沒有在這種情況下進入婚姻的人是不懂的,那情況很……詭異。」他擺擺手,又繼續講:「所以離婚後我一直想著有沒有辦法改善這一切。如果只要犧牲一點點的話,人類到底能不能取代機體的位置。」

人類到底能不能取代機體的位置。這話聽起來滑稽,但實情便是如此。堤雅點點頭表示理解大衛這個悲傷的初衷,同時一邊想著,這要是把創辦人故事寫成文案,應該很有戲劇性吧。

切雞之始,始於風流猜疑。

「所以你想到的方法就是切雞雞?」堤雅接著問:「但你有想過,沒有進入過婚姻的人不會願意做這種犧牲嗎?」

沒有在婚姻中痛過,維持現狀更安心不是嗎?這樣要怎麼開展切雞市場?

大衛神祕一笑,「妳對人類欲望的認識太粗淺了。未婚的男性也會希望來一場熱烈碰撞的接觸,更何況,這手術已經考慮到患者的歡愉,利用目前的技術多方設置刺激連結,讓他們雖然失去了來自龜頭的快樂,還可以由其他地方補上。」

堤雅默默的想,我不是對人類欲望認識不夠,我是對浪子欲望的認識太粗淺了。思及此,不由得想到前些日子在樂園裡認識的馬克‧貝理大師,不曉得如此耽於性享樂的這位,會不會考慮做天使手術呢?


「所以……」堤雅歸納了一下,「你認為想切雞雞的男性對這手術的看法是認為,這是對他們實現欲望有益,不覺得有什麼犧牲,是這樣嗎?」

大衛點點頭,「差不多是如此,尤其當他們看見交友平台上有許多他們一直想接觸卻沒辦法的『性取向對象』,這種犧牲感就會愈來愈少愈來愈少……」

人也不想三餐都吃一樣的,但若是買機體,還要先勞心勞力上交換日記網站去找合適的人做社交資料;去樂園行程嘛,名著美人也不見得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更何況那往往需要一段長時間的假期。

想吃點得來速,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嗎?

堤雅看著大衛將食指與拇指的間隔愈縮愈小,直至相貼。

「嗯,那我明白你為什麼要做這個app了,藉由在上面瀏覽成員和心得,帶起使用者想要做手術的欲望,愈來愈多切過雞雞的人加入,影響力就愈大。」

「是啊,我還為他們準備了後續需要的產品。」大衛像提及今天天氣很好一樣,順帶提了一句。

堤雅正想問,大衛就用手指貼上她唇瓣,制止了她。

就在此時,病房的門刷地一聲被拉開,兩人聞聲轉頭,看見米克表情冰冷的臉。


狂歡派對(24) 狂歡派對(24) Reviewed by 隻眼 on 8月 16,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