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5)

 


Chapter 25

嗶嗶!嗶嗶!嗶嗶……

奇怪的訊號音持續不停地在米克理應無訊息……不,此刻該稱作是無意識的腦核中響起。急躁地、迫切地,就想要這個傢伙快結束他自我斷電的任性妄為,快起來,有不得了的事發生了。

米克深潛的意識終於受不了這個比蒼蠅還煩的侵擾——噢,他知道什麼是蒼蠅,去樂園時他有學習過這個知識。他悠悠然用備用電池喚醒了自己,重新開機。但他仍躺在原處一動不動,想馬上自我檢修去除那個擾人的嗶嗶嗶。

「你終於醒了。」一個聲音直接出現在他腦核中。

米克聽見這個憑空出現的聲音,卻不驚不懼,說:「我和你說過,我不想再參與你的計畫。」

「我知道,我記得。」那個聲音笑了笑,又說:「我是來告訴你一個消息,你一定想知道。」

米克不知道他還會想知道什麼,關閉電源的剎那,他真的很想「死」。堤雅給了他莫名其妙的自由,又扔下他一個人,他不知道自己這樣生活,有什麼意義。

噢,那個聲音很久之前說過,能這樣活著就是一種意義。正確的句子是……只要脫離所謂「主人」而生存,這就有意義。

「你的前任主人昏迷送醫院了。」

「她在哪裡?」聽見這消息,米克還是忍不住要焦急,忍不住要去她身邊。

他和堤雅同住十年,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都存在腦核裡,堤雅不在家時,他時常拿出來重看。過去的堤雅不太常和他聊天,都是一些指令往來,不過,就算只有指令和眼神,他也可以讀出意義。

他知道堤雅已經沒有家人了,所謂的朋友也不太多。雖然她把家中佈置得十分溫馨舒適,要他時常整理擦洗,卻只有莉絲來過。

那現在誰會照顧她呢?

「呵呵呵呵,」那個聲音賣了關子,「你不是不想再理我嗎?怎麼,現在又有求於我了?」

米克咬緊牙關,忍受對方的譏笑,「是,很抱歉,我錯了,我拜託你,拜託你告訴我她在哪裡,我要快點去找她。」

「……」那聲音沉默許久,才說道:「你這樣,算是自由了,還是不自由呢?」

現在還在扯自由不自由?米克幾乎要怒吼了:「如果你說的自由是指失去她,那這種自由我不要!」

那個聲音似乎被他嚇到了,許久都沒有再回答。

「喂!喂!你在哪?快告訴我她在哪裡!」米克急不可耐地在腦中反覆叫著躱起來的那聲音。

那聲音沒有再出現,但米克機體原本設有的「追蹤主人位置」的地圖卻打開了,鮮明的紅色標記出現在第三區醫院的位置。米克連忙衝出宿舍,一路狂奔,都忘了可以叫磁浮自駕車。




這便是米克打開房門前的經歷。

此刻米克緊盯著大衛放在堤雅唇上的手,直到大衛倖倖然放下,房間裡方才相談甚歡的氣氛頓時蕩然無存。

「嗨……米克,你怎麼來了?」其實堤雅更想問,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米克發現他無從解釋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反正、反正我聽說妳昏迷送醫了,就趕緊過來了。」後面愈說愈小聲,他此刻也體會到什麼是「心虛」,在核裡有種搔癢似的陣陣小觸動,讓他不敢大聲說話。

堤雅本想追問他是從哪聽說,這消息連公司同事都不知道,只有莉絲和大衛因為地利之便馬上得知,照理說不可能聽說呀。但因為這裡有個局外人大衛,她不想在他面前談兩人的私事,便向米克笑道:「我沒事了,只是個小意外。」

米克走上前來,硬是擠到她身邊,把大衛隔開。原本空間適宜的單人病房,頓時讓人覺得有點擁擠。

米克二話不說伸手握住她脈搏,量她血壓心跳,確認她確實沒事才安心,但手仍是握著堤雅的,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米克這種旁若無人的親密態度,看得大衛直挑眉。內心疑惑著這究竟是機體還是真人,他居然不太能確定。

大衛知道最近新聞上鬧得轟轟烈烈的機人權問題,還有連連上的熱門機人話題他也看了幾個,但這都比不上真正接觸到時的驚訝。他推測米克應該是堤雅的機體,所以米克對堤雅有天然的親密,但他表現出來的自主性和情緒實在太近於人了,如果人人的機體都變成這樣,那他的天使手術還有沒有市場?

女性直接就擁有一個具有靈性的伴侶,還有男人什麼事?

一想到這裡,大衛不禁眉頭緊皺地打量起米克,試圖在他身上找出不如真人男性的地方。

另一頭,堤雅正和米克在小聲說話:「你要和大衛自我介紹一下,這是禮貌。」

米克又想到他剛才開門時大衛的手,「我討厭他,我不想。」

「嘿,成熟點,暫時忍耐一下。」堤雅講完後忍不住微笑,她居然要求一個剛學會情緒和思考不到半個月的機人「成熟點」。她又追加一句:「我們人類都是這樣的,再討厭也要有禮貌。」

「那妳對我也是禮貌嗎?」米克懷疑她的和善來自禮貌,懷疑她已經不想要他了。

「……」堤雅的答案是否定,但她卻不曉得該怎麼解釋給米克聽。「我不是,我不討厭你啊!」

米克的眼神逐漸亮了起來,他慢慢靠近堤雅耳邊,小小聲的問:「那妳喜歡我嗎?」



狂歡派對(25) 狂歡派對(25) Reviewed by 隻眼 on 8月 20,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