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歡派對(26)


 Chapter 26

米克這種像小狗一樣依戀的態度,又勾起堤雅之前對他親密感情的疑慮。究竟米克是因為才剛獲得意識、認識的人太少,對她有雛鳥對初見的人一樣的銘印,才一直要找她、靠近她,還是真心喜歡她?


她不能確定。


一想到這裡,她半垂下眼睛,態度忽然冷卻下來。


感受到堤雅情緒突轉低沉,米克也不敢再逼問她,訕訕坐回原位,自己安慰自己似地說:「沒關係,我喜歡妳就好了。可以讓我喜歡妳就好。」


不要再和我說:那你多保重,有空再聯絡。


他會想原地關機。


米克又默默坐得靠近堤雅一點,防衛地看向正仔細打量他的大衛,想起剛才堤雅對他的囑咐,端正了表情,向眼前這位穿著復古藍襯衫與灰色西裝褲的金髮男打招呼:「你好,我是米克。是機人,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在語句結束前,米克機靈地加上了人類打招呼的慣用結尾,心中得意洋洋地覺得這樣應該做得很不錯了,邊轉頭看向堤雅討拍。


堤雅還為米克剛才單方面的宣言暗自震驚,見他轉過頭來討拍的狗狗眼,宥於慣性,還是對他鼓勵性地微笑了下。得到主人贊許的米克以國王近侍的驕傲面對大衛,覺得自己完全可以見招拆招,守護他寶貴的主人。


大衛的眼神忍不住在米克與堤雅間飄來飄去,看他們兩「人」的微表情與小動作,還有米克方才像少女漫畫一樣的發言。他們之間那種熟稔一覽無疑,而米克對堤雅的自願親近,甚至求取更親密的態度,也與新聞上所見不同。


「……我實在……太驚訝了!」大衛直接對著堤雅說道。「我以為、我以為機人還不到這樣……」米克的近人程度使他辭窮,「這樣『自由』。」


聽見這個耳熟的詞,讓米克忍不住皺了皺眉,又想到腦中那個陌生人所說的。他現在很不喜歡「自由」這個詞,為什麼字典上寫著「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受外力拘束或限制」,陌生人卻認為他只有一個選擇叫離開呢?


不過幸好眼前這傢伙不覺得他選擇留下就是不自由,這點倒是比陌生人高明多了。


大衛見米克忽然皺眉,慌忙說:「抱歉,我是不是哪裡用詞不當?對不起啊,請原諒我,我太欠缺和機人相處的經驗了。」不過放眼望去,可能全星球都沒多少人有這種經驗。


「不是的,我只是想到其他的事……」米克也非常人類化地應對大衛的誤解。


堤雅聽米克和大衛一問一答,忽然想起一件事:「米克,你過來找我有和保護協會的人說嗎?」


米克被這個問題梗了一下,他方才完全顧不了周邊就直接衝出宿舍,別說要通知保護協會的人,他都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關上宿舍的門。


「沒有。」他覺得十分不好意思,在人類社會,這似乎就是「曠工」,要被雇主警告、扣薪水的。「我……我現在去告訴他們?」


「……米克,我覺得你應該先回協會去上班,等今天下班再來看我,好嗎?」幸好現在還是上午,趕緊回去還能算是請假幾小時。「我真的沒事,你別擔心。」堤雅又再次向他保證。


米克一臉不情願,但又想到他看過的眾多戲劇裡那些不會自力更生的媽寶、爹寶,總是被主角嫌棄的存在,他就按下自己不想離開的情緒,又蹭了蹭主人才回協會去。


待米克離開病房,大衛臉上的表情便有點哭笑不得,像是看到一件他原本未有預期的事,既覺得有趣,又怕自己會受害。


「他真是超乎想像!他成為機人是最近的事嗎?」以米克這種非常近乎人類的舉止來看,大衛都要以為堤雅早就發現機體有可能擁有超乎智慧邊際的思維,只是沒對外公開。


堤雅搖搖頭,她當然知道大衛在懷疑什麼,「他也是半個多月前才開始變得不同的。也許以後我們都將與這樣的新種族一起生活。」


大衛皺著眉思考了起來,「剛才我們談到哪?噢,切雞雞是為了讓人類取代機體的位置……我不得不說,見過米克後,我突然很有危機意識。」


英俊,貼心又忠誠無比,當看著米克那一心一意熱烈愛慕的眼神,大衛覺得只要是視力沒有問題的人都會選米克而不是他。


沒有性病危險的人類,可以取代機體,但能不能取代機人呢?


大衛又說:「我原本覺得,抹除了性病威脅的男人,比起機體更能解讀人類的言詞與動作,也能給出相應的情感回應,但如果機人都像米克這樣……」大衛做了一個由上划到下的手勢,還吹了個口哨,「我覺得男人的敵人太多了。」


堤雅明白大衛的意思,像米克一樣開了智慧還傾心愛慕主人的機人,簡直是所有以機體為伴侶者的美夢成真。原本就是自己為自己量身訂做的身體與個性,起跑點就比其他競爭對象多跑了一公里。


「我想,我和米克的情況只是偶然,更多的是你在新聞上看到的那些。」受虐多年想逃離、被冷漠對待只想另創新人生、毫不喜歡主人個性等等。「機人在未有智慧的時候就有記憶,有了智慧後,也有了自己的個性,會喜歡主人,那是主人的幸運。」


幸運來自於未曾虧待,來自於當初給予的設定資料融合出的個性也剛好喜歡自己。


堤雅苦笑著說出自己的憂傷:「我至今都不確定他是喜歡我,還是太『年輕』,見識不夠。」


大衛也看出米克的依戀不同尋常,可他的看法不同:「難道見識不夠的年紀,就不值得一場戀愛了嗎?」經歷過戲劇化情感生活的他,早就不受這種成見規條束縛,他覺得不需要什麼預設的條件,喜歡就喜歡,就算過兩個月會轉淡,此時的喜歡都是真確的,何必因為恐懼未來,就把它貶值看待。


他想做「盛宴」也是這樣,想把人類的感情點滴重新找回來,如果疾病是彼此難以接近的阻礙,就打破它,做點小犧牲,無所謂。


聽了大衛豪爽的建議,堤雅不禁有點動搖。是啊,為什麼談戀愛也要像考量長期投資報酬率一樣,設下很多停損和假設前提。一生很長,難道就只談一場戀愛?


因為他終會離開我?


一生這麼長,要誰不離開誰,恐怕真人更辦不到。


想到這裡,堤雅倒被開解不少。


堤雅呼出口氣,重整自己雜亂的思緒,將精力回到工作上:「說到戀愛,我好奇你們祕密聊天室中有人因為天使手術而戀愛結婚嗎?」




狂歡派對(26) 狂歡派對(26) Reviewed by 隻眼 on 11月 07, 2020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